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感人爱情故事 > 我用了十年,换来你离去

我用了十年,换来你离去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14-07-02 16:52 点击:

我用了十年,换来你离去

酒吧,她喝的烂醉,他红肿着脸跑向酒吧,看见喝醉的女孩,把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她一把将外套甩了出去,吼道:“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好”?男孩捡起外套,拍了拍,说道:我是你男朋友,我有义务关心你,对你好。“谁批准了,你没有资格做我男朋友,给我滚,穷小子”,女孩指着男孩大声吼道,也许是看女孩喝多了,男孩一把背起了女孩,向着自己家走去,他在想,一定能感动她的,一定要娶她,这是男孩内心最纯洁的想法,当然,这也是异想天开的想法,当男孩把女孩扶到家后,女孩开始发脾气,“这是什么穷地方,本小姐要住酒店,快点”......

男孩把女孩背到酒店,开了间房,女孩才慢慢睡下,男孩看到女孩睡下了,嘴角闪过一丝微笑,站到窗户前,手摸了一下脸,说道:“10年,我整整用了10年,放弃了所有,只为了和你过一辈子”,身后的女孩突然说梦话了:“子安,不要离开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男孩低下头,流泪了,时间仿佛回到了10年前。

10年前。(感人爱情故事 故事情 www.gushiqing.net)

“千落,你是不是又欺负我们家可欣了”?一位年轻妇女指着千落吼道,旁边有个女孩在哭泣,看起来也有7岁了,千落:“对不起”,“千落我告诉你,在和我们家可欣玩,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千落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轻声说道:“知道了”,千落是一个孤儿,生活在孤儿院,已经9岁了,千落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他的爸妈,因为他也想和别人一样,有着爸妈的疼爱,这样的梦,千落几乎每天做到,可是,一个女孩彻底改变了千落的人生,她叫可欣,富二代,她只有妈妈,她妈妈远在美国,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可欣,她们搬到了孤儿院附近!

可欣每天都会去孤儿院玩,7岁的女孩,她很爱美,爱打扮,每天都会在操场转上两圈,千落坐在教室里都会看上两眼,千落长的不帅,他却喜欢上了可欣,他一看见可欣,心情会大好,会去打篮球耍帅,弹吉他赚风度,但是这些都不被可欣看在眼里,千落每天都想在可欣面前展现自己,打篮球的时候,可欣走了过来,千落把球投向空中,意外发生了,球居然反弹了回来,不料,刚好可欣走了过来,5秒钟后,球打在了可欣的脸上,千落见此不好,跑了过去,只看见可欣捂着脸坐在地上哭泣。

千落低下头,小声说:“对不起”,可欣看了一眼千落,大哭了起来,引来许多人围观,突然,一位年轻妇女跑了过来,大声说道:

“宝贝,你怎么了”?“对不起”千落说道,年轻妇女看了看千落,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千落”,年轻妇女继续吼道

“千落我告诉你,故事情 不准和我们家可欣玩,知道吗”?“小孩子难免会犯错嘛”,院长走过来说道,院长穿着西装,带着墨镜,格外有风度,继续说道:“小孩子的事,大人管也没事的,千落,不要自责啊”,院长对着千落说道。

千落点点头,年轻妇女看了一眼院长,轻声说道:“是院长吗?呵呵,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可欣擦干眼泪,看了看千落,千落依然低着头,可欣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走到千落前面,说道:“哥哥,给你,我没事,对不起,让你挨骂了”,千落依然低着头,风吹起他的长发,他不明白,自己喜欢的女生被自己伤害了,为什么还要送苹果给自己,他没有收,终于,他转身走了,走的是那么痛快,撇下所有人,接下来几天,大家都在议论千落的那件事,也是那件事过后,可欣再也没有来到孤儿院。

千落变了,没有那么活泼了,他没有像以前那样阳光了,无聊的时候不再是打篮球了,而是独自在房间弹吉他,他还喜欢在音乐室里弹钢琴,一弹就是一下午,很多人都说千落变了,他确实变了,他听说,可欣去了美国,他都在想,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会不会可欣就不会去美国了,他自责,孤儿院,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满带理想的地方,这里没有安静,只有喧哗,这里没有悲伤,只有快乐!那年,他10岁,她8岁!

7年以后,千落收到一封信,信是院长送来的,院长告诉千落,可能是你的父母来信,千落想都没想,撕开信封,信纸上,只有几个字,“哥哥,我要回来了”,落款人地址在美国,是谁?千落突然想到可欣,是她吗?来不及多想,千落跑了出去,看着院外那栋别墅,没有开门,千落失望的走了回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校园后面是大海,千落常常趴在窗前看海,这次,他走了出去,来到沙滩上,他想睡上一天,他想,在他醒来的时候,可欣就站在他的身旁。

他睡了一个上午,海风吹起他的长发,轮船的声音在呜呜的响,仿佛在哭泣,海边,只有千落一个人,随着海鸥的鸣叫,千落睁开了眼,他看见了蓝天,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坐了起来,立即跑向可欣家,可欣家停了一辆奔驰,千落站在楼下,大声叫道“可欣”,窗户开了,探出来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很好看,千落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了问,“请问,可欣在吗”?“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那个漂亮女孩子笑了笑,千落低着头说道:“你真的变了许多”,说完,可欣扔了一个苹果,千落接住了,可欣说道:“对不起,哥哥,那件事.....”,千落说道:“不,是我的错”。

“最近怎么样”?可欣说道,千落:“还好,考上了高中”,可欣:真的,在哪里?千落:“Z中”,可欣笑了笑,那个学校很好哟,“是很好,明天去报道”,可欣:“哥哥,明天见哦”,可欣把窗户关了,千落看着这栋别墅,心里想到,她能嫁给我吗?千落走了,拿着苹果,他在网吧上了一天网,看了很多富女和屌丝的爱情故事,最后都是主角死亡收场,他回到孤儿院,他已经17岁,明天就要去学校报道了,那天晚上他想了很多,未来的事,以前的事,包括明天的事!

Z中很特别,很多美女帅哥,千落第一天来的时候,背着吉他,他找不到自己的教室,甚至连报到处都不知道在哪,他背着吉他到处问,终于问到了,他的教室在1313班,他挨着走廊一个一个教室数着去,1219、1310、1312、1313,到了,就是这里了,突然,千落听见里面有老师在说话,貌似自己已经迟到了,千落紧张的敲了敲门,“进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教室里传了出来,千落缓缓的打开了门,原来不只他一个人迟到,教室里只有十来个人,他的眼神落到了一个女孩身上,“可欣”千落大喊,可欣对千落笑了笑,“你不是在读初三”?千落问道,“千落同学,麻烦你坐下”老师说道,“哦哦,不好意思”。

千落坐到了可欣的旁边,可欣:“哥哥,我来陪你一起度过高中时光”,千落:“初三不打算读了吗”?可欣摇摇头,“哥哥,我已经毕业了”,千落:那么快?可欣:是的,和你一样啊,千落把头低下了,他拉住了可欣的手,可欣:“哥哥,你想表达什么”,“不要叫我哥哥,叫我千落”,“听着,如果以后,学校有人敢欺负你,告诉我”,可欣睁大眼睛看着千落,说道:千落,你没事吧,怎么可能有人欺负我”,“我想保护你”,可欣:“你想保护我,你喜欢我”?千落:“10年后,我娶你”。可欣:“真的,我可不喜欢欺骗我的男生”,千落:“我希望,10年以后,我为我自己买一次单”。

“妈妈,千落说他喜欢我”,可欣对着面前的中年女子说道,这正是可欣的妈妈,从美国回来了,“千落”?可欣:“嗯嗯,就是前面孤儿院的”,可欣的妈妈坐在了沙发上,低着头说道:“千落,周末把千落叫到家里来,给妈妈看看”,可欣:“妈妈不是想把我许配给千落吧”?“我只想想看看千落长什么样”,“好吧”可欣微笑着答应了妈妈。

第二天,可欣把千落约到了海边,千落背着他心爱的吉他走了过来,“可欣,什么事”?可欣:“我妈妈想见见你,你有空吗”?千落:有。

可欣把千落领回了家,千落背着吉他进了那栋别墅,真的好大,千落后悔了,因为他怕可欣的妈妈会像小说里那样用钱收买自己,可是事实却不是这样,可欣的妈妈坐在沙发上,17岁的千落,长的很高,直直的站在她的面前,轻轻的说了一句“阿姨好”,可欣的妈妈微笑着,说道:“坐下吧”,千落取下吉他,紧紧的抱着,可欣的妈妈突然感到一丝不对,怎么长的那么像她,“你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吗”?可欣妈妈说道,千落:“不知道”,“那好,以后,你就叫我彩云姨”,千落:好的,彩云姨,突然,可欣的妈妈哭了,因为千落长的太像她妹妹了。

可欣妈妈说道:“可欣啊,陪千落去玩玩吧,妈妈要休息一下”,可欣说道:“嗯嗯,妈妈要好好休息哦”,说完,拉着千落跑了出去,“你不担心你妈吗”?千落说道,“我妈妈没事的,总是这样,我已经习惯了”,千落沉默了,他想有个妈妈,而却没有,有的人有妈妈,却不懂得珍惜,可欣拉着千落去了酒吧,这是千落第一次去酒吧,一开始不愿意跟着可欣去,硬被可欣拉着去的,第一次酒吧,看着花花世界,千落没有去理会,看着别人的吉他比自己好一点,也不去理会,他不喜欢喜欢那种坏境。

以前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千落站在窗前摸着脸,可欣依然睡在酒店的床上,千落抽了根烟,那根烟里,代表着他想说的话,他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他买来喧嚣来释放,还是那么伤感,压力还是那么大。

高三那年。

千落对可欣表白了,很彻底,他承认10岁时确实喜欢她,而她,微笑着接受了千落,可欣签着千落跑,跑到了海边,可欣睁大眼睛看着千落,说道:“千落,我要你当着大海的面说你爱我”,千落没有犹豫,大声说道:“我,千落,此生只爱可欣,我希望,可以的话,我能够娶到她”,可欣笑了,轻声说道:“我也是”,千落许下了诺言,这次,他认真了,至少,他对可欣的那份感情,是真挚的,那年,他19岁,她17岁。

“大家好,我叫子安,我爸是富豪,准确的说,我是富二代,所以,你们要尊重我,有你们好处的”,讲台上,一个叫子安的男孩在做着自我介绍,在疯狂的炫富,千落不管不顾的在听着音乐,他不知道,子安对他有多大影响,也许是钱的原因,班上所有男生都变成了他的小弟,唯独千落不愿意,当子安给千落钱的时候,千落说道:“我有自己的原则”,毕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钱,千落并不很看重!

“给我调查一下千落”,可欣妈妈对一个墨镜男说道,“是,夫人”,“真希望他是妹妹的儿子”,可欣妈妈靠在沙发上说道。

“千落,陪我去看电影”可欣说道,“我没有空”千落很直接的拒绝,“我有空”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没错,那是子安,带着一大帮兄弟,说道:“可欣小姐,能否和我一起去看电影,我有很多保镖,能够保证你看电影时不受干扰”,可欣撅着嘴说道:本小姐再给你一次机会,和我去看电影,“我真的没空”,千落再次拒绝,“今天我生日,你居然不陪我”可欣生气的说道,千落低下头说道:“对不起,我没空”,“你会后悔的”可欣放下一句话就走了,她没有跑掉,她挽住了子安的手,走了。

千落看到了这一幕,吼道:“可欣,我只想给你一个惊喜”,遗憾的是,可欣没听见,可欣和子安看了电影,逛了街,可欣本想和千落开开玩笑,没想到,可欣对子安有了一丝喜欢,千落却被可欣冷落了,千落想,在她生日的时候,给她创作一首歌,那首歌已经快创作好了,这几天,千落一直在努力,可是,却被可欣冷落了,在学校,可欣对千落说分手,千落:“宝贝对不起,我错了,以后肯定能陪你”,可欣说道:“不,谢谢你的爱情,你没有他好,你应该放手”,千落:“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话,那么,我无话可说,记住,如果他欺负你的话,找我”,可欣:“不会的”。千落走了。

三天的爱情,就这么收场,“如果他欺负你的话,找我”,这是千落对可欣最后的一句话,千落找到了子安,子安好像很得意,因为他抢了千落的女朋友,也许感到很有成就感,千落:“请好好待她,不要欺负她,如果欺负她,后果很严重”,子安:“好好弹你的吉他吧,这事和你没关系”,千落听都没听就走了。

“夫人,这是千落的资料”,可欣妈妈拿过资料一看,差点晕过去,泪水瞬间涌了出来,说道:“没错,是妹妹的儿子,千落是妹妹的儿子,这里的财产都属于千落,有继承人了,把千落带过来,我要见他,给他卡里打10000块零用钱”,“是,夫人”。

可欣每天和子安在一起,可欣问子安,“我是你第几任女朋友啊”?子安的回答是:“记不清了”,可欣以为他只是开开玩笑,事实上,他的女朋友很多,只是可欣不知道而已,“晚上去唱歌”?可欣高兴的说:“好,去”。

晚上,在歌厅里,十来个人走进一家歌厅,其中包括可欣,可欣紧紧挽着子安的手,子安开了间大包房,点了很多酒,“那么,开始唱歌”子安说道,两个人拿起话筒唱歌,子安疯狂的给可欣灌酒,但是怎么灌都不醉,到最后,可欣终于有一点醉了,但是还没有晕倒,子安挥挥手,示意要兄弟出去,兄弟们都出去以后,子安扑向了可欣,解开了可欣的衣服......

寝室里,千落在玩着网游,突然,电话响了,千落拿起电话,“喂,是谁”,“你好,千落,麻烦你下来一下”,千落站了起来,掀开了窗帘,往楼下看了一眼,3辆奔驰在下面,千落:“你们是谁,找我什么事”?“我们夫人想见您”“对不起,没时间”千落说道,“砰”,门突然被人踹开了,三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千落:“你们是什么.....”话还没说完,黑衣人举起抢打在了千落了大腿上,千落感觉大腿一阵麻,接着全身无力,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在一间别墅里,身旁坐着一位女人,“彩云姨”,千落摸着大腿说道,“千落,好点了吗”?彩云姨说道,千落“好点了,您找我有事?彩云姨:“我知道你的父母是谁”,“是谁”?千落睁大眼睛看着彩云姨,彩云姨:“你今年19了”?千落:“嗯嗯”,叮铃铃~千落的手机响了,“对不起,接下电话”,千落拿起了电话,“喂,是谁”?“你心爱的人现在在钱柜001,快点来啊,时间到了,她就会被扔出去哦,哈哈哈”,嘟嘟嘟~对方挂断了电话,千落立即跑了出去,彩云姨:“千落,去哪”?千落没有听见。

钱柜,千落走进了001,千落跑向沙发,沙发上有个女孩,那正是可欣,可欣衣衫不整的躺在沙发上,旁边还有一个字条,“分手”,千落手握拳头,冲了出去,在学校花坛处,找到了子安,子安含着根烟,后面跟着4个兄弟,看到千落来了,说道:哟,你来了,你女朋友身材很好,听说还是处女哦......“砰”,千落一拳头打在了子安的脸上,吼道:“我告诉过你,不要欺负她,后果很严重”,那晚,千落暴走了,一个人挑了五个人,脑袋出血了,把子安他们打跑以后,千落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千落爬了起来,他想到,可欣还在钱柜,他带伤去了钱柜,结果没有找到可欣,可欣会去哪?不管了,今晚一定要找到她,千落一个人在步行街,走路歪歪扭扭,那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没有多少人在步行街,千落一下晕倒了,在晕倒的一刹那,千落清楚的看到,前面停了一辆车,把他带到了车里。

他醒来的时候,是在可欣家里,彩云姨流泪了,说道:“可欣的事我来处理,你安心养伤”,“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千落问道,彩云姨:“以后,你就会明白”,千落站了起来,走了出去,“你去哪”?千落:“养我的地方”,千落来到了孤儿院,找到了院长,院长:“千落,脑袋不要紧吧”?千落:没事,我想问你一些事情,“问吧,能答的,我尽力答上来”,院长说道,千落:“我有些事情放不下,要怎么才能放下”?院长笑了笑,给了千落一个杯子。

然后往里面倒开水,水慢慢的往上升,到最后,烫到了千落,千落手一放,杯子掉了下去,“你干嘛烫我”?千落说道,院长:“我只想告诉你一个道理,没有什么事情是放不下的,痛了,自然就会放下”,千落瞬间惊呆,说道:原来是这样,千落走了出去,院长:“千落去哪”?千落:去放下一些事情。

“彩云姨,可欣有没有回来”?千落说道,彩云姨:没有回来,你去找找!千落走了出去,他想知道情况,他找了一天,包括在朋友圈会话,空间说说等,都在找可欣,傍晚,千落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可欣在酒吧。

酒吧,她喝的烂醉,千落红肿着脸跑向酒吧,看见喝醉的可欣,把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她一把将外套甩了出去,吼道:“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好”?千落捡起外套,拍了拍,说道:我是你男朋友,我有义务关心你,对你好。“谁批准了,你没有资格做我男朋友,给我滚,”,可欣指着男孩大声吼道,也许是看可欣喝多了,千落一把背起了女孩,向着学校寝室走去,他在想,一定能感动她的,一定要娶她,这是千落内心最纯洁的想法,当然,这也是异想天开的想法,当千落把可欣扶到家后,可欣开始发脾气,“这是什么穷地方,本小姐要住酒店,快点”......

千落把可欣背到酒店,开了间房,可欣才慢慢睡下,千落看到可欣睡下了,嘴角闪过一丝微笑,站到窗户前,手摸了一下脸,说道:“10年,我整整用了10年,放弃了所有,只为了和你过一辈子”,身后的可欣突然说梦话了:“子安,不要离开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千落低下头,流泪了。

以前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千落站在窗前摸着脸,可欣依然睡在酒店的床上,千落抽了根烟,那根烟里,代表着他想说的话,他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他买来喧嚣来释放,还是那么伤感,压力还是那么大,他看着睡着的可欣,强挤出笑脸,说道:“宝贝,如果可以的话,10年后再见”!千落丢了烟,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11月的天,寒冷的街,千落低头走在大街上,天空似乎在飘着雪,事实上,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千落已没有自由,他要去哪?不知道,在一家酒吧门前,千落抽了根烟,冷风吹在了千落了脸上,千落走了进去,朝吧台走去,“这里有没有(心)新酒”?千落问道,“有,请您等等”,说完,服务生拿来一打伏特加,“先生,你要的酒”,千落拿了伏特加,付了钱,走出了酒吧,一边喝酒一边朝学校走去,进了学校,千落拿着酒瓶走去了子安的寝室,“砰”,寝室门一脚被千落踹开,把他们吓一跳。

“怎么,昨晚还没打够”?子安说道,“你要付出血的代价”,千落把酒瓶砸向了子安,子安躲掉了,当子安一回头,千落冲了过来,一瓶子砸到了子安的脑袋上,接下来,又是一下,接着又是一下,终于,子安被千落砸倒在地上,只看见子安的脑袋喷血,千落走了出去,寝室同学都看傻了,等他们回过神的时候,千落已经走远了,他们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找到了千落,警察找到千落的时候是在酒吧,千落喝的烂醉,还在流泪!当他们把千落带回警局的时候,千落已经醉倒下了。

“这年轻人肯定有伤心事”,局长说道,“给他醒酒”,一个人给千落打了一针,接着,千落睁开了眼,“这是哪...啊....脑袋....好痛..”,“这是警局,你犯了故意伤害罪,如果家属不报警的话,算你命好”,一会的功夫,远处来了一辆车,再看看千落,千落已经睡着了,车子奔警局这边开来,“呲”,车子停了,从里面下来一位贵妇,千落睁开了眼,轻声说道:“彩..彩....云..姨”,彩云姨拿出了一打钱,给了局长,说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局长:“彩云姨,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你得去和伤者说啊”,彩云姨:“我要求千落和我一起去”,局长:嗯嗯,好的。

车子开到了医院,千落跟在彩云姨后面,后面跟着两个保镖,一进医院,就看见子安坐在那里包扎,“是他吗”?彩云姨指指子安,千落点点头,彩云姨挎着包走了过去,“没事吧,今天是我们千落不对,你的医药费我们全包”,子安:“不要紧,不要紧,我们自己有钱,这事还得慢慢来,不要急”,千落始终没有说话,彩云姨二话不说,把千落拉回了车里,千落:“去哪”?彩云姨:“去家”,“我还有事,我要走了,对不起,彩云姨”,千落说道,彩云姨:“别惹事啊,小心点”,千落手挥了一下,走了。

酒店,可欣还没有醒,现在是早上6点,千落一直守着可欣,一晚没有睡,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直守在可欣的身边,8点,可欣醒了,她睁开了眼,“你醒了啊”,可欣看了看千落,“你怎么......在这里”?千落:没有什么,只想碰巧在酒吧遇到你而已,然后就.....可欣:“多谢,你可以出去了”,千落站了起来,拿起了衣服,走了出去,可欣看到千落走了出去,说道:“为什么是他送我到这里,烦啊”,千落走出了酒店,感觉全身无力,他想回家睡觉,马路那边就是车站了,千落走了过去。

“好晕啊”,千落说道,突然,右边一辆出租车飞奔而来,好像没有看到千落一样,千落看了看右边,他感觉好晕,居然没有想到闪躲,千落还是傻傻的站在原地,千落看了看天,还是那么的蓝,突然,千落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只有一种电波在影响着他,“嘭”的一声,千落被撞出几米远,千落躺在地上,感觉喉咙发热,接着胀痛,“噗”一口血吐了出来,千落看了看天,依然那么蓝,感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让让,让让,急救,让让”,医生在发疯似的叫喊,千落躺在急救车上,周边没有一个是认识的人,全是医生,千落感觉全身无力,他再次晕了过去,在他醒来的时候,他已躺在病床上,经历了那场车祸以后,千落再也没有背吉他,再也不说话了,没有人知道千落出车祸了,就连离车祸现场最近的可欣也不知道,千落在医院没有人去看他,但千落没有感觉孤独,他相信自己能存活,那天晚上,千落逃了出去,准确的说,是逃避医药费。

今年的11月,仿佛很长,千落跑出医院以后,没有去学校,没有去可欣家,而是直奔酒吧,在酒吧,可欣在疯狂的摇摆着头发,身旁还是那熟悉的身影,子安,千落没有管那么多,走去了吧台,他穿着一件短袖,衣服在逃跑时,忘记在了医院,他想,短袖只要能穿就好,没人想到他会穿来酒吧,很多人都看着他,千落走路一瘸一拐,在那次车祸以后,千落的右脚受伤,医生说大概两个月就能好,他的身影是那么的令人注意!

“哟,不是千落吗,腿怎么瘸了”?子安看着千落说道,千落没有看他,继续向着吧台走去,可欣跑了过来,看着千落说道:“千落,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千落亦是如此,没有理她,可欣拉着千落的手,千落停了下来,转过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可欣睁大眼睛看着千落,“是不是被什么人害了吧,哈哈哈哈”,子安对着千落笑道,千落甩开了可欣的手,走去了吧台,拿了一瓶酒,走出了酒吧,不一会,千落消失在了那街头。

可欣追了出去,遗憾,没有追到,千落回了学校,回到了寝室,睡了一下午,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他决定,重新做自己,千落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去了海边,去干嘛?去找回曾经的记忆,“千落,我要你当着大海的面说爱我”,“我千落,此生只爱可欣,我希望,可以的话,我能娶到她”,千落望着海,点了根烟,笑了,海风吹打在了千落的脸上,烟灰慢慢的飞走,千落心里的那份牵挂,也随着烟,灰飞烟灭!那年,他20岁。

“千落到底怎么了”?可欣对妈妈说道,彩云姨:“这几天没见到千落啊,他怎么了”?可欣:“他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把千落找回来,我要看看他怎么样了”,“是。夫人”。

千落离开了海边,进了学校,在操场中央,千落被围了,大概十多个人围着千落,千落停住了,子安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笑道:“千落,你不是很拽吗,现在拽起来啊,哈哈哈”,千落一拳打在了子安的脸上,接着,5个人围着千落打,这5个人打累了,接着5个人,以此类推,千落竟然很抗打,千落冲向了子安,一个飞扑,将子安扑到,接着,七八个人围着千落打,“干什么,干什么”,远处有几道光在晃来晃去,千落倒在地上,脑袋上流出了鲜红的液体,子安说道:“千落,我告诉你,你的车祸,就是我策划的,哈哈,不服你也来”!说完就跑掉了。

那几道光走的很快,如果清楚看的话,是5个人拿着手电筒,千落睁大眼睛看了一眼,是校长,千落用尽全身的力气跑向了寝室,在寝室,千落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他在想,要不要报复,他想到,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样,报复的念头打消了,也许是千落很大度,可是,这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咚咚咚,有人敲门,千落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门,千落开了门,“你,刚才看到我为什么要跑”?校长对着千落吼道,千落:“您看错了吧,我刚睡醒”,“你的鼻子是怎么回事”?校长指着千落的鼻子说道,“昨天不小心磕了一下”,“我的意思是,怎么还在出血”?千落使劲的掩饰着脑袋的伤口,“自己小心点啊”,校长说完就走了,千落长舒一口气,嘀铃铃~手机来电引起了千落的注意!

“喂”,“千落,现在来海边,我有事和你讲,很重要的事,我只给你一个小时,不来的话,你会后悔的”,“好的”,千落拿了衣服,匆匆的走了出去,一根烟的功夫,千落到了海边,远处,站着三个人,两男一女,“请问你是”?千落说道,“我,彩云姨”,“彩云姨,什么事”?彩云姨:“千落,是时候让你知道这件事了”,千落皱了皱眉头,点了一根烟,彩云姨看着海的那边,千落:“彩云姨,你想表达什么”?彩云姨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半根烟的功夫,她说话了。

彩云姨望着远方说道:“20年前,我们家还在美国,我爸爸是黑社会老大,我们家只有两个女儿,我和我妹妹,我爸给我取名彩云,给我妹取名彩花,那年,我妹和一个叫华强的男人私奔,生下一个儿子叫千落......”,说道这,千落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说,你妹妹,是我的妈妈”?彩云姨:“是的”,“那她现在在哪”?“听我说完”,彩云姨看着远处说道:“这件事,被我爸爸知道以后,都快气疯了,发令一定要将华强和我妹找回来,不到两天,他们就被找了回来”,千落瘫坐在了沙滩上。

彩云姨继续说道:“华强和我妹妹跪在我爸爸面前,我爸爸很严肃,说道:华强,你能掌握好我的帮派吗?华强抬起了头,他没想到我爸爸会问这句话,华强一脸茫然,吞吞吐吐的说了一个字,“会”,我爸爸在第二天就自杀了,因为在帮派里有个规矩,凡是新的接班人上位,老一辈的就要自杀,在爸爸死的那年,家产全交给了我,权利交给了我妹妹,那时,我生下了可欣,我和我老公商量了一晚上,决定把可欣送回中国,毕竟在那有危险,因为那里,还有一个帮派,叫龙帮,那时,龙帮的领导人手段很是毒辣,叫子龙,专针对我们帮派.......”

“那年,千落刚满4岁,我妹妹他们为了给千落庆祝生日,把我们都叫去参加了舞会,在回来的时候,千落我抱着坐在另一架车上,华强和我妹妹坐在我前面的那辆车上,车子开动了,在立交桥上,我妹妹的车突然左右摇摆,接着,冲到了桥下面,我们立即停车,只听到一声巨响,那个时候,我脑袋懵了,后来,确认了车子被人动过手脚,接下来几天,我们不断收到邮件,那些都是龙帮寄来的,过了几天,千落不见了,那时,我们都急坏了,找了一个多月,包括报警,也没有线索,出于无赖,我上位了,一直到现在,你是被谁抱到孤儿院都不清楚”,彩云姨流下了眼泪!

“千落,你是否愿意接替我帮位置”?彩云姨对着千落说道,千落站了起来,看着彩云姨:“不愿意”,随后,千落走了,一瘸一拐,彩云姨皱了皱眉头,暗道:“这孩子到底怎么了”,不一会儿,千落消失在了黑夜中,“给我找6个人保护千落”,彩云姨说道,“是,夫人”。

自从千落听到这件事以后,不吃不喝,一直想找到子龙,想为爸妈报仇,如果不是子龙,那么,千落现在是个富二代,无忧无虑的,根本不是屌丝形象,过几天,学校开家长会,千落找来了院长,院长很爽快的答应了,千落的脚引起了院长的注意,院长问千落:“千落,脚怎么了”?千落回答院长:“没事,前几天崴了”,院长笑了笑说道:“小心点啊”,千落点点头,院长一下变了表情,像是担心什么事情一样,随后,和千落去了学校!

家长会那天,学校很热闹,老师在讲台上公布着好生和差生,千落当然被列为好生,老师拿着一张纸条,说道:“好生有千落,可欣小生......”,“千落”?旁边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说道,千落看了看他,随后,老师的声音加大了:“请子安的爸爸站起来”,墨镜男站了起来,老师拿出另一张纸条,在上面摸索了很久,终于,说话了:“子龙先生,你的儿子真的很不像话唉,屡次惹事,我们管不了了,你还是带回去算了”,“不好意思,是我管教不好,给您添麻烦了”,千落皱了皱眉头,子龙,莫非,他就是龙帮老大,不是在美国吗?千落在注视着子龙,随后,走出了教室!

千落走出了学校,抽了根烟,作为一个学生,为什么会染上烟瘾,此事以后再说,眼下最要紧的,是确认那个墨镜男是不是自己的灭门仇人,还有,究竟是谁把他送到孤儿院的,他来到了可欣的家里,那栋大大的别墅,大门永远敞开着,千落了进去,旁边黑衣人说道:“对不起,千落少爷,夫人今天不舒服,不方便见客,请回吧”,千落看看周围,失望的走了回去,“千落,找我什么事”,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千落回头看了看,是彩云姨,千落:“彩云姨,有件事我想和你说,这里不方便,我想,还是去里面说吧”,彩云姨笑了笑,点点头。

“子龙回来了”,千落说道,“该来的还是会来啊,躲不掉啊”,“这话是什么意思”?彩云姨:“你先回学校吧,有事电话联系,照顾好可欣”,千落走了出去。

孤儿院,还是那么的吵闹,千落走进了书房,挽起衣袖,默默的弹着钢琴,这琴声,好伤感,千落想,如果弹一首曲子,能换回曾经的记忆就好,可是那不可能,咚咚咚~,“谁”?千落说道,“千落,你这个死小子,丢下我一个人在学校啊”,院长在门外大骂,千落立即开了门,“院长,真是对不起啊,我把你忘记了,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啊,希望你能谅解啊”,院长坐在了沙发上,千落倒了杯水给院长,院长喝了口水,千落说道:“那,院长,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了”,院长:“嗯嗯”。

他回到了学校,在校门口,停着5辆宝马,应该是家长会刚结束,很多家长都在往外走,千落挤了很久,挤进了学校,有几个黑衣人和千落擦肩而过,当中就有龙帮老大,子龙,子龙看了看千落,千落没有停下,往寝室那边了过去,子龙手一挥,后面的小弟拿出根烟,给子龙点上了,子龙吸了一口烟,吐了出来,“他叫千落”?说道,后面的小弟连忙摇头,表示不知道,子龙:“给我调查一下他”,“是”,“走,上车”。

“千落,你到底怎么了”?可欣拦下了千落,千落没有管她,继续往前走,可欣对着千落的背影喊道:“喂,千落,对不起”,千落停了下来,头低了下来,12月天,冷风吹在千落的脸上,如同刀割,轻声说了一句:“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因为我没把握跟你说没关系”,随后,走了,可欣看到千落走远了,蹲了下来,抱着自己,哭了,因为她记得千落曾经说过,累了,蹲下来,抱抱自己,也是好的。

千落走进了寝室,拿起吉他,从琴头摸到琴尾,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话说,这把吉他是谁送给他的?他不记得了,他只知道,在他懂事的那一刻起,吉他就在了,还有那架钢琴,千落弹起了吉他,他在想,子龙已经回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要不要去接替彩云姨的帮派,一旦接替,那么,彩云姨就会自杀,他可不想失去世上唯一的亲人,到底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只有吉他陪着他,一根烟的功夫,千落睡着了!

第二天,1313班少了一个人,千落没有来,没人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早上,千落起了个大早,他想去跑步,这样,就能长高,在他走出校门的时候,来了一辆宝马,停在了千落的面前,车门开了,里面戴墨镜的人说:“千少,我们老板要见你,还望你给个面子,跟我们走”,千落毫不犹豫的上了车,车缓缓的开进了一栋别墅里,车停在了院子里,千落下了车,看了看,这里和可欣家不差好远,“千少,这边”,黑衣人对千落说,千落跟着黑衣人,走进了大厅,在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没错,那是子龙,“请坐”,子龙说道!千落坐了下去。

“你叫千落”?子龙看着千落说道,千落点了点头,“你,是亦少帮的传人,对吗”?“不是”千落很直接的卡住了子龙的话,“千落,你可知你的父母现在在哪”?千落低下头,手抓住头发,摇摇头,“事实上,在你们看来,他们已经死了,可是,在我看来,他们还没死哦,呵呵哈哈哈”,千落抬起了头,说道:“真的吗”?子龙笑道:“真的”,千落:“告诉我,他们在哪”?子龙点了根烟,说道:“你帮我办一件事情,我就告诉你”,“什么事”,千落说道,“把亦少帮的老大杀了”,千落低下了头,说道:“这事,我不能帮你办”。

子龙丢了烟,站了起来,手一挥,几个黑衣人把千落架了起来,子龙走了过去,说道:“20年前,你的父母被我在美国所害,万幸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死,被我安排在另一个地方,再给你一次机会,帮我把亦少帮的老大杀了,我就告诉你地址,不然的话,你今天别想走出去,能不能做到”?子龙吼道,“对不起,不能”,千落看着子龙说道,“你TM真硬,把他带去楼上,关了,通知亦少帮,来取人,快点”,几个黑衣人把千落带了上去......

“几点了”?彩云姨看着窗外问道,一个黑衣人答道:“夫人,8点了”,叮铃铃~,黑衣人口袋的电话响了起来,黑衣人立即掏出来给了彩云姨,“夫人,您的电话”,彩云姨接过了电话,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喂,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云姐,是我,那批货是不是该给我了”?彩云姨笑了笑说道:“那批货,你别想得到了”,“我告诉你,云姐,别乱来,千落那小子现在已经被我绑了,如果想要人,明天码头带着货见”,嘟嘟嘟,挂了电话,彩云姨皱了皱眉头!

“夫人,千落还没有回来,是不是真的被绑了”?黑衣人低着头说道,彩云姨放下电话,咬了一口苹果,“我想知道,千落是不是真的被他们绑了,明天带着那批货,去码头”,黑衣人点了点头。

“可欣呢,怎么也没有回来”彩云姨看着窗外说道,黑衣人点了点头,“欣姐可能玩去了,那我们去找找”,彩云姨摇了摇了头说道:“不用,她在学校歇了吧,明天的事才是重点,千落是我们家族的传人啊,一定要找到他”,黑衣人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夫人,如果他上位了,那您......”,“是的,待他上位了,我也就应该要走了”,彩云姨放下苹果说道,黑衣人退下了!

酒吧,喧哗的地方,可欣每天都来一次,今天也不例外,可欣坐在沙发上,喝着酒,有10来瓶酒摆在可欣的面前,她要全部喝完,旁边的男生时不时的看一眼,可欣已经习惯了,这是她第一次喝那么多酒,她知道,千落对她的意义是怎样,曾经的画面在可欣的面前浮现,她哭了,怎么了?孤单了,她知道,千落不会爱她了,她被世界抛弃了,想着想着,可欣拿起一瓶酒,喝了下去,拿了两瓶酒走了出去,她要去哪?

海边,一个女孩坐在那里,海风吹在了可欣的刘海上,掀起她的刘海,还是那么的美,她对海喝着酒,那样的画面又在这里重现,“千落,我要你当着大海的面说爱我”,“我,千落,在这里发誓,以后娶不到可欣,我就去闹她婚礼......”,可欣笑了,说道:“都长大了,还发什么誓啊,傻子”,可欣大声喊道“都说幸福在身边,成事在天...”,“可是圣经里说,人生没有上上签”,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可欣转过头望去,一个老婆婆向她这边走来,后面跟着两个年轻女人!

老婆婆走到可欣身边,她说话了,“年轻人,不要说这种话,不要因为小小的挫折而打击自己,人嘛,有时候会心痛,好了自然就会忘了痛的,当年,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可欣皱了皱眉头,擦了眼泪问道:“奶奶,请问您是”,老奶奶笑了笑,说道:“我,大女人帮的大女人”,可欣瞪大了眼睛,因为她听妈妈说过,大女人帮个个心狠手辣,她们全是女人,每一个男人帮派都是她们针对的对象,想到这里,可欣退了两步!

“小妹妹,你知道大女人吗”?老婆婆笑着说道,可欣吞吞吐吐的说:“知道”,老婆婆笑道:“很好,我知道你是亦少帮帮主的千金,是否赏个脸到我家里一坐”?老婆婆发出这种邀请不得不让可欣心里一惊,可欣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老婆婆伸出了手,示意要牵着可欣,可欣没有拒绝,把手放在了老婆婆的手上,可欣感觉到好温暖,慢慢的跟着老婆婆走进了车里。

2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了郊区一幢别墅中,一个女人出了门,打开了车门,老婆婆从车里走了出来,随后,牵着可欣走进了别墅,可欣坐在沙发上,一个女人给她倒了杯水,可欣笑着点了点头,“千落那孩子过的怎么样了”?老婆婆看着可欣说道,可欣皱了皱眉头,“您认识千落”?“千落是你们亦少的传人,我还不知道吗”,可欣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一脸的疑惑,“怎么,你还不知道啊”?老婆婆问道,可欣:“这事我真的不知道”。

“有些事,你应该知道了,我是你外公的妹妹,你外公是亦少老大,后来,我加入女人帮,再然后,变成了大女人,以前,我也是亦少的人”,老婆婆说道,可欣一脸茫然,老婆婆:“不知道不要紧,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想找个亦少的女人来接替我的位置,想找彩云,她是亦少帮主,只有找你了,小姑娘,你能替我好好管理帮派吗”?可欣没有说话,老婆婆接着说道:“千落可能活不了多久了,龙帮一直在寻找他,只有你能救他了”,可欣皱了皱眉头。

“我要怎么做”?可欣对着老婆婆说着,老婆婆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很简单,你变成大女人”,可欣一脸茫然,“只要能救千落,做什么都愿意”,老婆婆笑着说道:“很好,现在,一切听我的,会让你变成大女人的”,可欣点了点头!

第二天

“那些货都准备好了吗,准备一下,换回千落”,彩云姨对黑衣人说道,只见黑衣人点了点头,随后,彩云姨进了车,车子缓缓的开了出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换回千落”,黑衣人点了点头,“夫人,千落那小子真的是亦少的接班人吗,如果搞错了,我们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啊”,彩云姨摇摇脑袋,“尽快把可欣找回来”,“是,夫人”。

码头,彩云姨下了车,后面跟着一辆货车,前面有一帮人,那帮人身穿黑色西服,右肩上有龙的图案,没错,这就是龙帮,亦少的人走了过去,子龙看见了彩云姨,笑着喊道:“哈哈,云姐,你很信任我啊,真的来了”?彩云姨笑着说道:“把千落给我,那批货,自然就会给你”彩云姨挥了挥手,后面的黑衣人开始搬箱子,彩云姨指着这些箱子说道:“这批货都在这里,千落是不是该交出来了”?子龙摆了摆手,千落被几个人架了出来!

千落低着头,慢慢的走向彩云姨,突然,左边闯来两辆警车,警车停了下来,从里面下来5位警察,有一个警察拿着抢,看来是找麻烦的,一位警察向他们走了过来,千落皱了皱眉头,“有人举报,你们再次进行不正当的交易,按照电影里的情节,待会就会动枪了是吧,所以,我们早到了”,警察大声吼道,子龙笑了笑,“你TM有病吧,是不是看电影看多了,草,我告诉你,老子今天有急事,不要妨碍我们”,警察挥了挥手,随后,后面的四个警察拆开了箱子!

“且慢”,千落看着警察说着,警察把目光转向了千落,千落继续说道:“这是我的私人物品,如果你们一定要翻得话,那也得我同意吧”,警察把枪拿了出来,指着千落,亦少这边通通掏出了枪,龙帮那边也掏出了枪,彩云姨摆了摆手,示意把枪收起来,亦少这边立即放下了枪,砰,只听一声枪响,警察倒了下去,千落很平静,像是习惯了一样,“谁TM开的枪”,子龙向着后面的兄弟吼道,这时,从海边走来一大帮女人,彩云姨皱了皱眉头,“我开的枪”,那个女孩说道。

彩云姨皱了皱眉头,“可欣”?可欣走了过来,向妈妈点了点头,掏出了枪,砰砰砰,几声枪响,那4名警察也倒下了,“够了,停下”,彩云姨对可欣吼道,可欣停了下来,把手举在头顶,随后,身后的所有女人对龙帮发起攻击,女人帮掏出机枪,一阵乱扫,子龙见此情况,大喊一句,“快躲起来”,没来得及,全部倒在了码头,只留下子龙,子龙见情况不妙,想跳海跑,可是怎么用力都起不来,因为他的脚就在刚才乱扫中中弹,幸运的是,他一直没有被发现。

可欣走向了妈妈,彩云姨皱了皱眉头,“她们是什么人”?可欣说道:“好姐妹,我们是女人帮,我是大女人”,彩云姨的眼眶红了,啪,一个耳光打在了可欣的脸上,千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千落走了过去,“可欣,你知不知道你惹祸了”?可欣转过头来,对着千落笑了笑,对着千落的嘴,亲了下去,千落一把推开了可欣,“走,我们走”,可欣对着一帮女人说道,彩云姨挥了挥手,亦少的人很快把箱子全部搬到了车里,随后,走了,子龙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草,今天损失我那么多弟兄,大女人,给我等着”,就在这时,远方传来警车的声音,子龙立即从码头走了!

一路上,彩云姨都没有讲话,千落也是,看着车外繁华的城市,“可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千落问彩云姨,彩云姨回答道:“那个孩子不懂事,她不知道大女人是怎么做事的”,说着,彩云姨流下了眼泪,千落没有去管这些,他在想,自己的妈妈是不是真的没死,那没死,现在应该在哪?“姨,子龙说我爸妈没死”,彩云姨皱了皱眉头,“他的话,你最好不要信”,继续说道:“千落啊,这个老大是不是应该你当了”?千落摇了摇头,“可欣现在变大女人了,你也应该领导亦少了”,千落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千落,可欣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相信她是因为你,你很爱她我知道,她也很爱你,所以千落,亦少你接班吧,这个老大我也不想当了,我的葬礼,请你....处理好”,彩云姨看着千落说着,黑衣人听了彩云姨的话,傻傻的看着彩云姨,千落始终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这一点头,可能会损失许多东西,但千落还是点了头,彩云姨看着窗外,所有人没有说话,车子一直开,事实上,在车子停下的那一瞬间,千落会变的成熟,他的自由,也从此被囚禁。

车子最终停靠在了一栋别墅里,千落下了车,他走向了外面,孤儿院,晚上会很冷清,冷风刮在千落的脸上,千落抽了根烟,他低着头,他是寂寞的,他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手中的烟,是一种不知名的烟,这是院长给千落的,千落曾记得院长说过,如果他遇到什么特别难的事的时候,就抽这根烟,现在千落正在抽这根烟,现在又能怎样?难道还能时光倒流吗?想到这里,千落笑了出来,他继续走,走进了琴房,院长坐在那里弹着钢琴。

“院长”,千落说道,院长没有理会千落,继续弹着钢琴,千落听着这琴声,好优美,院长停了下来,看着千落,“你还是把那根烟抽了”,千落点了点头,“说吧,是什么事情”?,院长笑道,千落丢了烟头,“亦少,我接班了”,院长皱了皱眉头,对千落说道:“什么,有这种事情”?千落点了点头,院长继续说道,“你可知你犯了天大的错误啊”,千落皱了皱眉头,院长:“今晚你别走,就留在这里,明天一早回去”,千落点了点头。

“你知道,亦少是什么意思吗”?院长问千落,千落摇摇头,院长笑道:“亦少就是人少的意思,但是亦少帮的人就很多,我相信,你会后悔的”,千落一脸疑惑,明天就要变成亦少老大了,此刻,千落一脸茫然,他不知道明天该做什么,他不知道,明天有很大事情在等着他,就这样,院长千落走远了,孤儿院显得格外安静。

第二天,千落起了个大早,穿上衣服,就跑去了可欣家,一路小跑,终于到了可欣家,千落打开了门,今天很不一样,没有一个人,千落走在院子里,显得很冷清,千落走到了别墅大门外,千落停下了脚步,显然是被吓停的,厅堂里,所有人都鞠着躬,穿着白衣服,显然是丧服,谁死了?千落想都没想,冲了进去,见到的却是彩云姨的遗照,照片上的彩云姨,露出美丽的笑容,黑衣人走了过来,把房产、帮权,全都交给了千落,千落强忍着眼泪接过了东西,手放在了胸前,吼道:“我,千落,誓死带领亦少”。

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千落想不到,彩云姨会自杀,10年,千落用了10年,变得那么成熟,一夜之间,千落老了许多,曾经的理想去哪了?现在为何选择亦少,现在为何又一次失去亲人,想到这里,千落哭了起来,毕竟还是个高中生,这晚,千落睡的很早,在处理彩云姨的丧事以后,千落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找回自己的父母。

“听着,今天是我们亦少报仇的一天,要把龙帮彻底铲除”,千落对着几个黑衣人说道,黑衣人点了点头,千落接着说道:“亦少前任老大就在子龙手里,我们一定要不顾一切救出他们”,黑衣人再次点了点头,“召集所有弟兄,拿好家伙,出发”。

龙帮这边,“子安,你一定要自己待在家,不要乱走”,子龙说道,子安点了点头,子龙走了出去,吼道:“目标,女人帮”,随后,上了车,十几架车子开了出去,子安待在家里,若无其事的玩着游戏,忽然,几个黑衣人冲了进来,拿起机枪,一阵狂射,子安见势不妙,躲在了桌子底下,千落走了进来,揪出了子安,啪,一巴掌打在了子安脸上,千落吼道,“你爸爸呢”?子安用颤抖的声音回答:“出...出去..出去了..”,“去哪了”?千落盯着子安,子安:“说什么...去..攻击..女人帮了”,听到这,千落暗道不好,说道:“把他绑起来,快去女人帮”,黑衣人点了点头。

龙帮车子没有直接到达女人帮别墅,只是开去了TTS酒吧,TTS酒吧是女人帮的酒吧,龙帮的人进入了酒吧,手持砍刀,疯狂砍杀女人帮的成员,这个时候,可欣接到了电话,可欣拿起电话,“喂,什么事”,“老大,TTS...这里...受到..不明帮派..攻击..”,可欣摔了电话,说道:“去,到TTS看看,带500人过去”,身后的女人点了点头,走了出去,这时,院子里停满了奔驰,下来了许多黑衣人,可欣掀开窗帘,看的很清楚,这是亦少的人,可欣皱了皱眉头,亦少来这里做什么?千落下了车,可欣立即跑了出去,大喊,“千落”,千落看到了可欣,向可欣礼貌的点了点头,可欣牵着千落的手跑进了家里。

“你这里没事吧”?千落问道,“没事啊,我的酒吧出了点事,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可欣笑道,千落一下变了表情,轻声说道:“亦少,我接班了”,可欣听到这,站了起来,掉下了一滴泪,说道:“那我妈呢”?千落低下头,“彩云姨她,走了”,可欣强忍着眼泪,嘟~嘟~,电话响了起来,可欣接过电话,“什么事”,“老大,他们是龙帮,龙帮攻击TTS,请速速派人来支援”,可欣擦了眼泪,对千落说道:“千落,你今天来还有什么事吗”?千落点了点头,说道:“我要铲除龙帮,我知道现在龙帮在攻击你们的某个位置,或许我们可以联手”,可欣点了点头,随千落走了出去。

TTS,子龙帮派正在疯狂的打砸酒吧,疯狂打人,亦少和女人帮的车子还在路上,他们准备分两路去包抄TTS,千落在车子一直催司机快点,毕竟TTS是女人帮最重要的地方,女人帮的车子开去了另一条路,亦少的车子先到了TTS,千落下了车,黑衣人拿出把刀,像千落点了点了头,千落摇摇头,示意不要,千落从裤带掏出纸,紧紧握在手心,拿出了一把小刀,藏到了鞋底,吼道:“兄弟,使劲干,铲除他们”,亦少喊道:“是”,龙帮停住了打砸,子龙走了出来,说道:“哟,这不是千少吗,亦少啊,你说你惹谁不好,偏惹我龙帮,我告诉你,把那批货交出来,这事就这么算了”,千落摇摇头,冲了上去,和子龙打成了一团。

亦少和龙帮也打成了一团,这是一个战场,子龙和千落单打独斗,千落跳了起来,一拳打在了子龙的脸上,子龙倒了下去,千落扑了下去,子龙翻了个身,千落扑了个空,子龙爬了起来,拿起酒瓶,砸在了千落的头上,接着,又是一瓶,又是一瓶,千落被砸的已经起不来了,女人帮的车子还在半路,可欣吼道,“快点”,司机猛地一个刹车,“干什么”,可欣吼道,司机说道:“前方堵车,要不,我们跑过去吧,亦少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可欣想了想,点了点头。

“千落,你不是很能打吗,站起来啊”,子龙指着千落说道,千落缓缓的爬了起来,子安拿起铁凳,从后面拍了过来,正好拍在了千落的后脑,千落倒了下去,子龙见此情况,哈哈大笑,说道:“好儿子”,子安笑了笑,一黑人看见了,大喊,“老大”,随后掏出了枪,对着子安,嘭~,一声枪响,子安倒了下去,那个黑衣人被龙帮4个人围着打,“子安,我的儿子”,子龙跪了下去,拿出了刀,对着千落,一刀刺了下去,千落用手接住了刀,千落还醒着,子龙把刀往回拉了一下,千落的手掌早已出血,千落的手往回收了一下,子龙一刀捅了下去,千落睁大了眼,噗,一口血吐了出来,千落一拳打在了子龙的脸上,拔出了肚子上的刀,刺向了子龙,子龙也用手接住了,千落抽出脚底的刀,捅进了子龙的肚子里,抽出来,再捅进去,再抽出来,再捅进去,千落笑了笑,子龙倒了下去。

“你还是玩不过我”,千落笑着说着,千落扶起了子龙,接着,两人一起倒了下去,再也没有醒来,龙帮的人全都跑了,唯独亦少的人,坐在地上哭,这时,女人帮赶来了,可欣见到了眼前的一幕,酒吧里尸横遍野,可欣一步一步的走着,她停下了脚步,闭紧了双眼,默默的流下了泪,脚下躺着的,就是她最爱的人,千落,可欣闭紧双眼,许久许久,这个时候,警察赶来了......

10年后,一个成熟女子拿着一束花,走向了那块墓地,墓碑上贴着千落的照片,千落笑的真美,“或许,千落在那边会过的更好吧”,可欣回过了头,一个老者站在后面,可欣问道:“请问您是”?“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亦少当年劫持龙帮的那批货”,“那批货已经烧掉了啊”,可欣回答道,老者回答道:“那批货里,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烧掉好啊,不会死人了,千落这孩子可怜啊,幼年就没爸没妈”,可欣再次问道:“你怎么知道”?老者说道:“当年,我把千落从美国带了回来,一直被我抚养着”,“这么说,你是院长”?老者回答道:“是的”,可欣流泪了,感叹时间过的太快,岁月总是不饶人。

院长流泪了,“千落走的前一天,他给我一封信,10年了,终于找到你了,现在交给你,我得走了”,院长把信交给了可欣,走了,可欣打开了信,已经泛黄的信纸,衬托着一行行的黑字,“明天,我可能就不在了,也许以后,我不能娶你了,你也不能嫁我了,我是一个男孩子,所以表达能力没有那么好,都已经长大了,我想早点和你结婚,明天会决定我的人生是否还会继续,如果还会继续的话,那,我想,我们会快乐的,如果不在了,那么,请忘记我,当千落这个名字已经消失了,那么我希望,不要在你心中停留,祝你快乐,我爱你”,可欣看的泪流满面,10年前的一封信,仿佛昨天,秋叶落地,我知道,冬天又会来临。

作者:熙少

QQ:1240202822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