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逝去的恋情

逝去的恋情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8-06-25 08:00 点击:

    落落,你还记得我们中学操场后面的那棵白桦树吗?还记得上面刻着的字吗?那可是我们一起用心刻的啊!落落,你知道吗?我的手又冻了,长长的口子血淋淋的,真的挺难受的,可是你送我的手套我一直都舍不得戴,一直放在抽屉那叠信纸上面。落落,你知道那些信都是我为你写的吗?你肯定不会知道的,你又怎么会知道呢?你走的时候连地址都没给我留下啊!落落,你知道么,我的嘴唇又裂开了,自从你走了之后,我都不笑了,尽管你以前总是夸我笑起来很好看,可是没有了你,你叫我对谁笑呢?现在连说话都不行了,我的嘴总是很肆意的张开,有几次还真的渗出血了呢!我跑遍了这个城市的每家超市,也找不到你用的那种牌子的唇膏,我是不会用其他牌子的,我总是很任性得留恋你在时的一切,总是回忆着你发梢的那种味道,我想那样就会经常想起你吧!落落,我现在终于相信了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说我象个小孩子,永远不懂得照顾自己!落落,又到冬天了啊,你那里应该不会冷吧?你还生活得好吗?
  陈小南习惯性的将写好的信装进早以准备好的淡黄色信封,放进左边抽屉的咖啡色手套下面,他不知道自己写了多少封了,而他总是写啊写的,他渐渐开始留恋这种感觉,或许只有在写信的那一刻,他才能感觉到落落在他身边的存在。他感觉那种感觉就象是以前落落总是在他面前睁着她那双大眼睛在听他说话一样,尽管他整个房间里的每样东西上都刻有落落的名字,然而,与之相比,他却只相信在写信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落落的存在,感觉到那任性可爱的女孩子手搓着手哈着气多他说:“快啊,快啊,我喜欢听你讲笑话呢!”而此刻,陈小南却怎么也讲不出笑话来!陈小南点了一根烟,竟然坐在椅子上感觉到有些寒冷。他终于从回忆的思绪中飘了出来,意识到冬天来了啊,这是一个长满回忆的季节,有雪的日子里总是好的,往事总是以开心的音符化进雪地里慢慢地滋生蔓延开来,在陈小南脑子里长满大大的一片森林,令他总是迷恋于森林中的景色,久久不能或者说不愿自拔。这个晚上,很奇怪,陈小南总是难以入睡,他总是每天固执的花上很大一部分时间去下想落落,这个参让他发誓用尽一生精力去呵护的女孩子,然而却在他的生命里以女友的身份出现了六个月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爱情来得令人措手不及,很喜欢的一句话,陈小南却忘记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   
  大学的日子过得很闲散,闲散得每天总是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来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快乐光阴似箭飞,痛苦度日如年难。陈小南此时便属于后一种情况。于是他总是不厌其烦的在大脑里放电影一样的会议着自己和落落的故事,并且他感觉这是落落走后他每日里能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他总是喜欢把每日里做的每一件事与落落联系起来,尽管有时候很牵强。然而他乐此不疲。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掰开手指算一下,认识落落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而自从今年落落在那个春雨霏霏的日子里从他的世界似乎永远消失也都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然而,陈小南却始终忘不了与落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甚至他曾无数次地有过这样一种荒唐的想法,当有一天,他一个人在街上走着,落落忽然跳到他眼前跟他说:“找我呢吧?”这个画面在他脑海里无数次出现。然后,他还真有一段日子总是一个人旷课去以前经常和落落去的地方,期望着一个回首或一个抬头的瞬间,能看见那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画面。那是高考前的日子,陈小南知道自己的这种做法很不现实,然而却又总是固执的独自走过操场后面的那排白桦林。并且在长椅上坐坐,抬头看看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的树叶。想起以前跟落落在一起时落落总是偎依在他怀里跟他说些有趣的话,那时候应该是冬天,没有树叶哗哗的声音,却总能听到雪落到树上或者椅子上簌簌的声音。陈小南每每想到那个画面,觉得头疼的厉害,他恨不得马上修炼一种魔法,能马上出现到落落身边,哪怕只是看她一眼也好啊!他是多么想见到落落啊。难道我们永生不能相间了吗?陈小南那时总是坐在椅子上看着刻有他们俩名字的那棵白桦树低声自语。   陈小南努力整了整了思绪,想好好回忆一下以前落落在的每一个日子,甚至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总是想刻意的从中找到些什么,来证明一下他们的恋情为什么会出现终点。他同样知道这种做法很荒唐,然而或许是他太在乎落落了,他总是忘不了这个走过他生命里六个月却让他甘愿用一生来回忆的女孩子。   
  2003年的冬天,陈小南很安分的做在一间窗明几净的教室里认真答着试卷,对于高三的他,这种大考小考早已让他感到厌倦了,然而他却总是忍受着,他知道这种煎熬是谁都要度过的,反正也累不死人的。下午第一节考的是外语,考场在北边那座楼的一楼,座北朝南,正午这会阳光很暖人,陈小南很早的便进了考场,想趴在桌子上睡一觉,所以这会教室只有他一个人,万籁俱寂。阳光正好肆意的洒在他身上,令他感觉异常舒适,正当他梦得飘飘然的时候,却总是感觉他走到了一片树阴下,树阴下很冷却怎么也走不出去,陈小南一着急醒了过来,一抬头的时间发现窗子外面站着一个女孩,正背对着阳光很友好的冲他笑,他很惊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便也对着那女孩笑了笑,这一笑可能是陈小南自出生以来笑得最龌龊的一次了,因为在笑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嘴唇放肆地裂开了一道口子,他下意识的低下了头。那女孩却走了。那节外语考试陈小南的心情遭透了,他总是对自己刚才的一笑耿耿余怀,抱怨自己怎么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出糗呢!此时的陈小南,心里隐隐约约记得那女孩子的样子,个子从他坐的这个角度看去大约1米6吧,很长的头发却没有扎,似乎刚洗过的样子,在抬头的那一刻还闻得到从窗户口飘进来的阵阵清香,眼睛很大很明亮,连笑的时候也一点不显小,嘴唇薄得恰到好处,笑的时候可以看到微露的牙齿泛着白光,陈小南很惬意的想到了一个成语:明眸皓齿。这么形容一点也不过分,那女孩确实挺漂亮的,在陈小南写外语试卷的时候一直都这么想。   自那次考完试以后,陈小南回忆着以前从没见过她,并且有关她的信息一概不知。或者她是外校的都不可而知。考完试便是星期天,那两天陈小南好好的睡了一觉,毕竟高三的日子说累死人有点夸张,但是说累个半死却一点也不过分。所以,那两天一晃就过去了,陈小南似乎没有再想那个女孩子,更恰当的说法是他没有时间去想。   
  接下来上学的日子总是枯燥,陈小南感叹星期天的闲散时间已去,瞬间又感觉烦琐的日子找不到出口。然而在星期一的下午,生活显然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惊喜,那是他吃完饭去教室准备写数学作业的时候,打开书包,却发现一口唇膏滑了出来,上面还夹着一张纸条,陈小南先是惊讶了一下,继而转为惊喜,因为纸条上隽秀的字体写着:你连嘴唇开裂的时候笑起来都很好看。下面署名是:文科一班-于落落。陈小南将唇膏放进上衣口袋,脑子里立马闪现出的画面是他考试所在的那个教室??文科一班,也正是那个充满阳光的教室给他的生活洒了一片阳光啊!那天中午或者说接下来的一整天,陈小南都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到讲台上那个滔滔不决的老师身上,他满脑子总是于落落那天中午冲她笑的样子,或者说,他深信那天冲他笑的那个女孩子就是这个送他唇膏的女孩子。然而令他奇怪的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样子,只是印象中觉得她笑的时候样子真美,甚至在他的回忆里,令周围的阳光都黯淡无光。   
  或许,缘分总是偏爱着陈小南,在收到纸条的第2天吃早饭的时候,陈小南便在那人头攒动的学校的饭堂里轻而易举的认出了于落落,落落一转身便也认出了他,那时四目相对,令陈小南甚为奇怪的是,此刻他没有丝毫不自在,又是和落落相对一笑,接着两个人便以“这里人真多啊”为开场白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谈话,那次谈话让陈小南知道了于落落是学舞蹈的艺术生,而且户口不在这里,也不会在这里高考!陈小南隐隐感到了些若有所失。然而,落落的欢快使这种稍有失落立马荡然无存。唯一的感觉是,他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眼前这个乖张可爱的女孩,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尽管自从进入这个学校以来,仅仅只见过她两次。然而,丘比特或许只是个贪玩的孩子,他喜欢将他那神圣之箭对准年轻可爱的人儿。这次中箭的便是陈小南和于落落。不知道这种事算是幸运还是不幸。毋庸质疑的是,陈小南目前是幸福,毕竟他知道这个世界有了他喜欢的人儿,以前还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想。   
  自从上次在饭堂里与落落不约而见之后,陈小南便得了一种病,症状是每天神情恍惚,感觉周围的一切都虚无缥缈,而只有在有意或者无意间在学校碰到于落落,他才能感觉到无比真实,这种病来得飞快,令他措手不及。很快的,陈小南如所有病人一般,无心恋学,整日总是去学校大礼堂,因为他无意间在下午最后以节自习课上,碰见落落在那里练舞蹈,舞姿轻盈柔美,如风拂新柳般自然流畅。于是陈小南每节自习课,便奔赴大礼堂,只为能感受一下落落存在的气息,以便减轻痛苦,然而他越是这样,似乎病得愈重,有时竟会一个人坐在礼堂想入非非,有好几次排练的人都走完了,而只有他一个人仍坐在那里,心旷神移。为此招来值班老师的不少指责。然而,他不在乎这些,每日仍只是奋不顾身的奔赴那里,风雨无阻。或许,他真的病了,病得不轻。   机会总是适时的从天而降。所以说命运总是偏爱着陈小南一点也不为过!很快的到了校庆,本来陈小南对这种使毫无兴致。然而在听说了汇报演出于落落报了一个舞蹈后,陈小南便和同学们一起坐在观众场地翘首以待并随时准备呐喊加油,并且,他准备在于落落下台后就给她表白,这么多天的折磨使他早已顾不上什么高三不高三了!那天,终于在陈小南快要睡着的时候看见落落上场了,他立马为之一振,落落一上场底下变掌声四起,很显然,陈小南注意到落落一上场为之一振的不止他一个人,落落表演的舞蹈是陈小南再熟悉不过的了,每一个舞姿都好象刻在他脑海一般,他知道,这么多天泡礼堂的唯一收获就是加深了落落在他心里的印象,他现在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轻而易举的想起落落那笑脸如花的样子,那风拂新柳的舞姿,本来陈小南准备呐喊加油的,可是又习惯性的心旷神移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是落落倒在舞台上,全场一阵躁动,却没有人上台去看看倒在地上的落落到底怎么回事,陈小南在极度担心之下不顾及形象的飞奔到舞台,背起落落,置周围围观上来的学生和少数老师于不顾,一路直奔医务室。   
  在医务人员的急救下,落落很快清醒过来,“你没事吧?”落落一清醒过来,陈小南便上去关切的问道。“没事,大概有点紧张吧!”落落苍白的脸强忍出一丝微笑。陈小南说:“没事就好,别比赛了,我送你回家吧?”“好吧。”落落点了点头。然后他们给医务人员道了别便出去了。   
  陈小南带着落落,车子骑得很慢,他怕风吹到落落,两人一路无语。此时陈小南心里想的是,落落从小便学跳舞,怎么会在这种晚会上紧张呢?然而,他却不愿意深想下去,倒宁愿相信这一切仅仅如落落所说的紧张。在途中经过中心广场时,落落说我们停下来坐坐吧?陈小南求之不得,放好车子,便和落落做在草坪旁边的台子上,落落的脸色此时已经恢复过来,在霓虹灯的映照下显得万分妩媚,神采也欢快了许多。陈小南总是奇怪,为什么眼前这个总是欢快的女孩子总是令人心疼,或者说莫名其妙的担心开来,从一开始见到她就是这样。他想,或许只仅仅是因为自己喜欢她吧!   
  他们坐下来却有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他们此时还不熟悉,仅仅说过几次话而已,陈小南看着被风吹起的落落的长发,理了理思绪,想给落落表白,于是他镇定了一番,双眼看着落落,故意压低语调,一字一字的说:“做我女朋友吧?我想照顾你。”于落落在听到这句话后,回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陈小南,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却又故意装作不解的问到:“什么?你说什么?”陈小南看出了落落脸上强压不住的笑容,便也笑了起来:“没什么,我就当你答应了啊!”“答应什么了啊?”“哎呀,反正不是什么坏事,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我答应什么啊?我没听清楚啊!”……微风徐徐的吹着,陈小南和于落落的笑声和话语在空中飘荡。在于落落感觉有些冷的时候,陈小南带着落落送她回家,陈小南至今仍记得于落落坐在后面用手紧紧抓住他衣服两侧的感觉,特真实。   就这样,陈小南的表白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于落落的同意,于是接下来的几乎每一天里,他们都一起度过,陈小南每天总是绕一大圈子路去落落家楼上等她一起去上学,尽管要绕一个大圈子,他却乐此不疲,并且每天早起半个小时,以前他是怎么也不肯早起5分钟的。那段时间他们常去的地方就是学校操场后面的白桦林,坐在长椅上看着雪花从身边簌簌落下,在白桦树上用力的刻下相爱一生的字样,落落总是偎依在小男怀里夸他笑的时候和好看,说他讲起话来有意思,用落落的话说是妙趣横生,小南也抱着落落说你笑的时候也很迷人啊。有时候彼此都不说话,但是心里却是无比甜蜜。   
  陈小南的手一到冬天就会生冻疮,红通通的,手一热便会痒得难受,手一冷却又疼得受不了,于是落落总是让小南把手放她口袋里,用她的手帮他暖,还给她特地买了双JEANSWEST加长棉手套。于于落落在一起的日子里,陈小南发现她不仅有着娇好的容貌和漂亮的舞姿,而且心地善良,还很会体贴人,陈小南更加确信于落落便是他一生执着以求的最爱,这是上天恩赐给他的尤物,他要用一生一世来照顾和呵护她,他想。   
  陈小南记得2004年春节时,城市不允许放炮竹和烟花,于是他便骑着单车带着落落来到郊外,他看着烟花腾然升起,灿烂绽放的样子,满脸幸福以为他们真能彼此相爱一生,照顾一生。然后他们在雪地里彼此亲吻,感受的对方的气息在自己身体里流动,那时,那地,那景,那情,那人。变成回忆以后在陈小南心中不断蔓延,滋生,往往沉溺其中不能自拔,陈小南每每回忆那天晚上的情景时总是满脸幸福却又夹杂着失落。   然而,他们这段感情也逃不过命运的安排,正如那晚的烟花般灿烂绽放过后一切都灰飞烟灭!在2004年的4月里的一天,春雨霏霏,一大早陈小南去落落家楼下等她,却怎么也等不到,都到快上课的时间陈小南以为落落今天有事先去学校了,于是他带着满肚子的埋怨和惆怅去了学校,却没有看到落落的身影,他每下一节课便去高三一班一次,却没有看见落落。一放学,他便骑车去了落落家,却看到大门紧琐,他一下子犯懵了,怎么会不见了呢?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啊!陈小南一时间感觉有些不对,他无力的推着车子在大街上走着,顾不上天还下着雨,满脑子只是问自己落落到底能到哪里去,怎么会连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呢?他反复的想着,无力的推着车子向前走,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他也不清楚自己走了多少路,又怎么走回家的。一到家,他只感觉到身上好累,倒下就睡着了。他被雨淋感冒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2天中午了,感觉身体仍不是很舒服,但是他现在这想出去找落落,到客厅的时候看见妈妈在看电视,看见他出来便关切的说:“快去躺下啊,你病还没好呢!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你昨天去了哪里啊?淋成那样!”陈小南不顾妈妈的照料,径直往外走,在开门的时候,他妈妈说了一句话使他迈不开步子:昨天中午有一个女孩子来给你留了一封信。陈小南急忙从妈妈手中夺过信,转身回了房子。   信是用咖啡色信纸写的,仍是和上次一样隽秀的字体。   小南,见信一切安好!不要找我,不要为我担心,我没事。   还记得我第一次送你的唇膏吗?从那时候起,我的心便属于你了,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还有你讲的笑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   
  我们全家要去新西兰了,那个有着美丽大草原的美丽国度,可是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哪怕只是呆在你身边,静静的听你讲笑话,陪你看烟花……然而,这一切岂能由我们来决定呢?以后我不能陪你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好好自己照顾自己,你总是那样任性啊,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却总是顾着别人,以后没人帮你涂唇膏没人帮你暖手了,那样你更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   ……   每当大雪飘起,烟花绽放时,请不要记起我,忘记我!听话!   陈小南看完信,蹲在地上无力的抽搐着。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