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青梅竹马的婚姻

青梅竹马的婚姻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8-11-25 08:00 点击:

  细细回想20几年的生活历程,我羞愧地发现自己原来没有真正地爱过,多少年等待一个男人,只是把他当做爱情理想。原来,自己只是一个做白日梦的女子。
  25年来,我只认识一种男人。那种戴着眼镜,提着笔记本电脑,快步走路的男人.等地铁的时候,手里总是拿着一份报纸或者英文资料,他们的大脑似乎每一分钟都在运转。跨出地铁时,会把手里的报纸随手扔进垃圾箱,然后整装待发,钻出地面。
  我的男朋友欧阳简毕业于清华大学,然后去德国留学,3年后作为公司驻华首席代表回国。从传统意义来说,应该是优秀的。
  他留平头,戴500度眼镜,鼻梁高挺,从小家境贫寒,但很懂事,也知道自己是绝对聪明的,所以,一直很骄傲、自信。
  我应该算是他的青梅,初中时,欧阳简就霸道地跟别的男生说,长大一定要娶我。我们在同一所重点高中毕业,他比我高一年级,考上清华,我跟着考上北师大。我读大三时,欧阳简去德国留学,然后我顺利考上北大研究生。当他从德国回来时,我在一家外企机构任职。
  我从来不知道欧阳简的收入到底是多少,但他从德国回来不到1 年,就买了套多层结构的公寓,有一辆奔驰,公车私用。他给我买了钻戒。
  毕竟在一起都快10年了,我一直以为我会嫁给欧阳简,也一直庆幸自己能与欧阳简相伴,虽然他有点儿木讷,但他那么稳重、聪明,我都不用为未来担忧。只是他太忙了,几乎周一至周五天天要加班,而且经常回德国,一去就是1个月。
  但是,欧阳简总会打国际长途给我,也预订鲜花给我过生日。但没男友在身边,要鲜花有什么用?那么多姹紫嫣红包围着我,我却不知道欧阳简身在何处。我梦见自己成了美丽的新娘,但是,被百合簇拥的脸庞苍白无神,而且自己的房子在塌陷,沙子在往下掉。我在梦中喊欧阳简的名字,可是无人应答,我一直喊叫,醒来后吓出一身冷汗。
  元旦,欧阳简又不在身边,也没打电话给我。那天,我作为嘉宾和另外一位女生田蓉参加一档叫《情感隧道》的深夜电台节目,主持人是北师大同学丁一雷,讨论的无非也是爱情问题。说了半天冠冕堂皇的话,导播把一个热线电话接了进来,一个细小的声音问我幸福吗。我对着话筒犹豫着,好像答不上来。幸福的人,没有标准,但心里总该是暖洋洋的,像徐帆在每一个电视节目里,不管有没有冯小刚在场,总是由内而外地发出幸福的信号。可是,我此时没有一丁点儿感觉。我看了一眼主持人,然后对着听众说,幸福就像真理,我们只能越来越靠近它,但是无法真正抵达。
  那天因为晚了,我和田蓉坐丁一雷的白色奥拓回家。经过中关村时,一家玫瑰门酒屋吸引了我们,据说这是一个滋生城市爱情的地方。
  小小的酒屋,放眼望去,坐满了年轻的男女。我们找了一角坐了下来。玫瑰门酒屋的啤酒名字很奇怪,柏林、华盛顿、慕尼黑是淡啤,而纽约、莫斯科、悉尼、罗马则是黑啤。不知为何,从来不喝酒的我,那天挑了罗马黑啤。
  酒屋的音响不错,一个女歌手在深情演绎蔡琴的《一生都给你》。一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曾经无数次在蔡琴的歌声里,等待一个远在异国他乡的男人。而等了10年后的今天,他不在我身边的夜里,依然还在等待。
  玫瑰门不是单纯的酒屋,这里还有个不大的舞池,丁一雷拉起我,下舞池跳舞。音乐越来越疯狂,我一反常态,放纵自己。
  丁一雷的舞姿很帅,简直成了舞池的焦点。从来不知道他有这方面的能力,没想到,大学毕业4年后才发现这位王子。我和田蓉都惊讶得很。
  接下来有一段时间的慢舞,丁一雷邀请我。他拥得我越来越紧,我不好意思拒绝。他说:”这是我第一次牵你的手。大学时,我们都知道你有一个在德国的男友。是不是从来没注意过我?”我不说话。那一刻,昏黄的光线里,我突然看到自己中指上那枚闪亮的钻戒。
  天快亮时,丁一雷先送我回家。我们在电梯口告别。
  春节前夕,欧阳简回到北京。我们顺理成章地准备结婚,然后去买家具。一个周末,走到家具城,他看上了一套高档豪华的楠木家具,而我坚持想要的是朴素简洁的宜家。最后我让步,把我的书房装饰成宜家的格调,然而欧阳简还是不肯,他说要统一风格。最后,我们各持己见,不欢而散。我说服不了他,只好打出租离开。
  路过玫瑰门酒屋时,看到那辆熟悉的白色奥拓。
  我自然走了进去。丁一雷一个人坐在那里。我没跟他打招呼,就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大家沉默了许久。
  他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就跟着他走了。没想到,他带我去的是首都机场。
  他拉着我的手,飞快地跑去买票。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就跟着他。
  买到的是去广州的机票。我像逃跑的新娘,登上飞机。
  广州白云机场,丁一雷拉着我去商务部,他说要给逃跑的新娘买礼物。然后,我看到那种咖啡色的烟卷,50支一盒,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冗繁的包装,只用一根带子扎紧。我就这样喜欢上雪茄。
  我说不要其他,就给我买2盒雪茄。
  那天,我们住在蓝天山庄。晚上,我抽起这种叫做雪茄的东西,整个房间香味弥漫。记得徐志摩是抽雪茄的,然而,它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曾一度退却,似乎和烟斗一样成为旧式生活的遗风,有力而不刺激,张扬却浓郁、醇厚的芳香。但是,任何一支雪茄都很听话,不抽就自然会熄灭。我对丁一雷说,如果爱情像雪茄多好,随时都可以开始和结束。
  还是要回北京的,因为已经习惯了这个城市。逃跑的人总会一时迷路,但还是会回来,因为没有地方可以久留。
  回到北京,短消息一个个地蹦出来,未接电话全都是欧阳简的号码。给他回电话,接的是欧阳简的同事。他说欧阳简出事了,你来看看他吧。
  再次见到欧阳简,是在协和医院。欧阳简从家具城回家的路上,和一辆装有集装箱的货车相撞,幸好只是撞断了两根肋骨。
  不知为何,我失声了大概1个月,说不出话。我呆呆地坐在医院走廊上,像一列出轨的列车,不喜欢既定的轨道,但是,生活总是那么残酷。
  我注定要成为欧阳简的妻子,无法摆脱。为了赎自己的罪,欧阳简出院后,他从德国给我订做了一把小提琴,那是我从小就喜欢的东西。我最终嫁给了他,他给我的书房买了宜家家具,但已不是当时的心情。
  婚前1个月,我辞职,然后相约去柏林度蜜月。那个非常节制的欧洲国度,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回来后生活平淡无味,我们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着,偶尔做一些成年男女之间的游戏,倒也相安无事。
  细细回想20几年的生活历程,我羞愧地发现自己原来没有真正地爱过,多少年等待一个男人,只是把他当做爱情理想。原来自己只是一个做白日梦的女子。
  1年后,欧阳简要回德国总部柏林工作,有意移居德国,我坚决不同意。我学的是英语,对德语一窍不通,也不喜欢柏林这个城市。欧阳简没料到我会坚持留下,但也只好离开,他觉得事业是第一位的,正如他一直坚持看经济类报刊,而我一直喜欢蔡琴的声音。于是,我成了地地道道的留守女士,在家里认真地学起小提琴来。寂寞的声音穿透豪宅,却无人能听懂。
  再见丁一雷,是在学校的校庆。一雷已经在和田蓉谈恋爱,他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爱情总是让人过敏,让人的心长满麻疹。回到那个空空的豪宅,我在那个深夜无法入睡。半夜,电话铃响起。不用看来电显示,我知道是谁的信号,但还是接了。他说你好吗,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还是不好,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好或者不好的缘由。别人眼里大概是好的吧,但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欧阳简也许是一个称职的丈夫,但似乎不是我想要的。
  他说我一直就在你家楼下,看你房间的灯一直亮着,也不知道该不该给你打这个电话。顿时,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我说还是我下楼吧。其实,丁一雷也是看不清婚姻的男人。
  他说年底要跟田蓉结婚了,希望我不要像一只装在贝壳里的软体动物,颓丧下去。我伸出手向他表示祝贺。我很明白自己目前的生活从何而来,也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只是懒得重新开始。
  两个月后,我重新到了一家著名的美资咨询公司,做高级经理,开始过正常的生活。虽然我有车,但还是坐地铁上班。登上国贸堂皇的写字楼,才知道自己浪费了1年多的时间。咨询公司的项目很有时效性,整个公司非常紧张,通宵不停地运作,但是感觉充实。
  公司里全是那种戴着深度眼镜,提着笔记本电脑,快步走路,神情严肃的男人。
  欧阳简的电话越来越少,说的也只是同一句问候。玫瑰已不能代表爱情,他的关怀也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不能不说他是爱我的,但是,年少的爱情城墙总是太坚固,没有一丝缝隙,无法让我自由呼吸。他也一样,无法重新开始。年少的情感,总是好的,如果不好,也就不会开始。但是,我们懂得开始,却不懂怎样结束。总归从青梅竹马到谈婚论嫁,美好的东西依然存在,也不想结束得让自己都寒心。
  每个深夜,我又开始听丁一雷的节目,那个午夜访谈节目越办越好。我开始一个人抽起雪茄来,一支接一支。整个屋子弥香,但是空洞寂寥。
  中秋夜,我听到一位留守女士关于爱情的话题,听起来,她非常幸运。突然手心发痒,拿起话筒,导播把我的电话接了进去。我语气深重地问那位女嘉宾:你真的很幸福吗?嘉宾没有回答。
  许久,我听到丁一雷说,幸福就在自己的掌心,看你戴的是哪个男人的戒指。
  我回答:幸福像雪茄多好——只要有火种,就能开始;你不动,它就能随时结束。
  电话那头音乐响起,还是那首蔡琴的老歌:“你是我过河的一叶扁舟,你是我登高的一把扶梯,我把生命深埋在你的怀里,落下了滚烫的泪,一滴一滴, 是我是你,我要把心底的一句话告诉你……”
  典雅华美的声线在屋内弥漫。简洁干净的配器,舒缓淡泊的演绎,不再有如火的激情,不再有爱恨痴缠。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
上一篇:红艳艳的指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