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当爱在靠近

当爱在靠近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9-03-06 08:00 点击:
十点,飞风又很自然的上网,隐身。耳边是Bandari在孜孜不倦的演奏。然后四处看看,中国奥运又得了多少金牌或者又有什么些人给了他些mail.而后,QQ头像亮起,置顶的会员密友,尔琦。
  飞风之所以如此快的知道她的来到,是因为QQ给了提示,他一直这样设置着,对于某些人。
  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对话,后来飞风说你应该感谢我,不然你也找不到对你如此好的男朋友。尔琦回答道:哦,为什么呢?
  呵呵,因为我把床让了给他,接着你和他睡在了一起,于是开始了新的篇章。飞风笑道,但掩饰不住无奈。
  那你何必让给他呢,你说不让不就可以了啊。
  那是因为我知道他喜欢你,而他又是我的好朋友。
  尔琦:但是你又为何不公平竞争呢?其实当你睡在我旁边的时候,我还是喜欢你的。只是我根本不知道你也……
  飞风惶恐,借口有事,然后匆忙下线。耳边悠扬的Bandari成了恬嘈的Linkin Park,一下子从柔和恬静的音符到了激荡嘈杂的摇滚,使的他的耳朵很不适应。有嗡嗡声,连锁反应就是头有点晕。
  飞风在想什么呢?在为尔琦真的喜欢过自己而开心?或者在为自己当初的举动感到骄傲?抑或悔恨?
                 
  Linking Park是张狂的,是激进的,音乐常常能够勾起人性对于自己最阴暗面的思考。飞风就这么坐着,眼前的屏幕刷的变黑,转入了屏保。可他就这么任由自己坐着,房间一片漆黑,不过还剩下一点亮光。空调、键盘和主机的绿色指示灯,还有鼠标的红色光芒,把他的脸衬得有点诡异。其实现在一点都不安静,机器的声音,音乐的声音,还有台风擦过上海顺便带来的气流,吹在窗户上,呼呼的响。但是在红绿交错下的他的眼睛依然是那么黑白分明,那么平静如水。曾经有人对飞风说,从他的眼睛能够看到过去,他来时的路。于是,现在,飞风便在用心来看自己的双眸。
                 
  还记得和尔琦的熟识是很恍惚的。
  始于寒假结束前的一起抄作业。
  而后似乎一切归于平淡。
  飞风仍和往常一样的放学,去网吧和同学一起玩几盘游戏,而后回家,睡觉,凌晨或者黎明的时候爬起来,做功课。这个是高三下的生活和学习,平凡而又太考验毅力了。有时候飞风听见手机在3点时候的铃声由轻到响,脑海其实一片空白,心里面流淌着泪的。他会想起自己为何这样辛苦,为了些什么,尤其是当风飞离开之后。
  飞风常想如果风飞还在就好了,这样我能和她说说心里话,不用一直憋着,憋到心慌心烦心乱心痛。可是,风飞确实走了,就这么走了的,走了很久。所以飞风总是自己欺骗自己,说什么一定要考进大学什么的,只是给自己一个目标,避免就这样崩溃。而这样的结果就是,每天看着天发亮,做在床上完成一套又一套的卷子,接着乘车去上学,呼吸黎明过后似乎发亮的空气。
  不过,他知道他随时随地都会被击溃,当自己清醒的时候,或者发现自己的目标其实并非那么吸引人。
  幸好,他没有倒下。因为尔琦的出现。
                 
  一天周五,飞风照常和同学一起去网吧,因为是周末,所以一般都要玩到晚上七八点左右。在玩的时候,尔琦发过来一条短信。他拿起来看,上面写着“陪我说说话好么?”后来,飞风就时常和尔琦互通消息,几乎每天。他们谈学习,谈感情,谈一切能谈的。飞风常说风飞在就好了,这样我能好好读书。尔琦笑笑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将来一定会更美好的。这句话飞风经常拿来安慰她的,因为两个人其实在高三,在考试临近的时候,都一直不经意地想起过去,过去的一些事情一些人,然后莫名地难过忧伤。
  你是受伤的男孩子。尔琦说。
  你也是受伤的女孩子。飞风就这么回应道。
  他们就这么扶持着,走在路上。也许尔琦不是这样想,但是飞风一直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己能安然地面对高三高考,尔琦有着莫大的功劳。因为他能够对她说点心里话,不至于过度自闭从而抓狂甚至一溃千里。并且在那时,尔琦的话真的让飞风很振作,至少不低迷。
  或许情愫就是这样产生的。
                 
  日子又是那么一天一天地过去,到了香草和草莓张扬的季节了。高考,看似吓人的高考,也就在不经意的三天中流逝。
  有人说过,两个一直交流内心的人彼此之间是有感情的。
  又有人说过,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
  一切荒诞。
  一切似乎又不可不信。
  而飞风终于在尔琦的劝说下答应一起去黄山。
  他有点恐高。但是尔琦说如果害怕了就牵她的手,一起手拉手爬上去。于是飞风不再害怕了,开始憧憬黄山的旅游。
  不知道情愫会不会转为爱情,就像没有人知道鱼有没有眼泪。飞风不去想,因为一段新的恋情的开始等于对于风飞的背叛。他不想被誓言诅咒。可是,风飞确实已经离开很久了,残留的笑,依稀的身影,终究是开始一点一点地淡薄起来。至于尔琦,那么真切地在眼前。
  在眼前,去黄山的火车站,尔琦和保罗站在一起,保罗手中拎着尔琦的包。
  飞风淡然一笑,对自己说,一切都多想了。
                 
  黄山。三日游。
  晚间的火车缓缓地驶出上海站,而后飞向黄山。远离上海的灯光后,外面渐渐地是暮色占了上风,除了轰隆轰隆的车轮声,只剩下一群疯狂的孩子的吵闹。火车需要时间,需要整整十个小时才能抵达终点,这也就意味着需要穿过零点的钟声,穿过凌晨,穿过黎明,穿过朝阳的光芒,在蜿蜒永不相交的轨道上向前走,孤独地走过这些黑暗这些光明,这些交错。
  随着时间地推移,孩子们似乎都累了,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只剩下孤单的车轮声。飞风看着尔琦,看着保罗,坐在对面的他们也累了。看着尔琦随着车厢的摇晃把头把身体慢慢地枕入了保罗的怀抱中,面无表情地无动于衷。
  心的跳动和火车的声音交相辉映,打着拍子。喀嚓喀嚓,都是断裂的音调。粉碎粉碎,和铁轨下面的基石一样,破碎不堪。有时候男人和女人就像换道的铁轨,可以配合得很好,交错却不混乱,让火车安然地行驶到任何地方;有时候也许注定没有交集,仅仅是两根轨道,笔直也好,弯曲也好,任由火车在上面开,一直开,自己孤单落寞地守着属于自己本身的宿命。
  飞风换了个座位,独自看着窗外。从黑色的幕布到了微亮的晨曦,越来越清晰的两旁的树,还有刮过窗户的风,从黯淡到明亮。虽然窗户是密闭的,因为是空调的火车,但是他还是感到了风擦过的痕迹,瞬间,短暂,似乎有点疼痛,仿佛擦过心头。飞风看得睡意尽消,而后不经意间想起,在高三的岁月,高考前,自己每天这个时候独自映在墙上的孤独单薄的身影,窗外也是这样的,由暗到明,只是少了一些飞驰而过的树和凌厉擦过的风。
  一切其实都变了。
  一切却又都没变。
                 
  山脚下温泉。
  飞风用水泼尔琦的时候一直在犹豫,他在想这样会不会不太好,让保罗觉得不太好。
  因为保罗也是飞风的好朋友。
                 
  山顶上旅馆。
  大家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都睡在一间里。一起看完了球赛,英格兰3:0赢了的,而后准备关灯聊天。
  尔琦睡在了飞风的旁边。飞风诧异。是因为他的床离电视最近?还是因为是下铺的缘故?又或者……
  关灯。
  接着朋友们叫我和保罗换个床。然后我没有丝毫地犹豫,就爬到了上铺。
  还是这样比较好,飞风想。我已经想了很久了,从离开上海的时候开始,飞风对自己说,只是,当我离开床的刹那,不知道尔琦在想些什么……
                 
  次日日出。黄山有名的风景。飞风站在庞大的人群里,旁边是尔琦和保罗。虽说是夏天,但是由于是山上加上时间早,所以很冷,于是她身上罩着保罗的外套,站在保罗的身边。我们一起张望火红的朝阳。飞风没带外套,风带起衣角,很冷很冷,在哆嗦,不过没人知道的。
  有种寒冷最可怕,便是心寒。
  那朝阳初升之前染红大片大片的云彩,像一大滩一大滩的鲜血从飞风的心里流淌出来。而眼睛盯着天涯看,看见一朵朵一朵朵夏日怒放的红莲,花瓣随风而逝漫天飞扬。而那漂亮迷人的太阳终究还是躲躲藏藏,不肯露面,和青涩的情愫一样。
  飞风看着看着,或许眼睛酸了,有点湿润。尤其是看见天边的红色越来越淡渐渐地被一层灰色的云盖住,癫狂。
  日出最终还是没有看成。
  飞风很失望,起身回去,旁边是因为寒冷而已经依偎在一起的尔琦和保罗。
                 
  Linkin Park的音乐结束了。刘若英在很用心地唱着:“每一次当爱在靠近……”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