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无痛人流,真的不会痛吗?

无痛人流,真的不会痛吗?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9-04-12 08:00 点击:

  专家指导:XX省人民医院妇产科 邢蔚贞

  医院的手术室,是一个让常人感到神秘、陌生和不安的地方。从本期开始,本刊记者将随同一位病人,以陪护人和记者的双重身份,走进手术室,实地观察体验,向你讲述手术室里和手术室背后的故事。
  生活里的你将进行一次什么手术却心存顾虑?你想了解哪些手术的全过程?你都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将带你走进手术室的第一现场,给你最直接的建议和指导。
  
  她怀孕3个月时,那个发誓保护她的男人消失了
  
  晓蕾的电话来得很突然,她说要来看我。在这之前,她已经很久没有跟我联系了。
  晓蕾是我的一位忠实读者,我们因稿件来往而认识。之前,关于她的感情问题,她已经跟我打了很多次电话,也来杂志社聊过多次了。她的故事说起来很陈旧:22岁的单纯女孩子,一个人在异乡打拼,遇到一个给她温暖的已婚男人,所有的爱恨纠缠就开始了……我的劝解和开导好像有了一点作用,三个月前,她说要和那个男人分手,要离开这个城市。然后我们就失去联络了。
  我们约了在江边回廊见面。一路上,我都有点莫名担心,她电话里的声音低低的,有隐约的哽咽。她会是出了什么事吗?
  见了她,我发现她瘦了很多,脸色憔悴。她一开口就把我惊住了,她说她怀孕了!她竟然是怀孕了!
  我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太震惊,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事实上我也没有机会说话了,晓蕾哭了起来,单薄的身体也跟着颤抖,她断断续续说了后来的事情:男人知道她怀孕了,求她留下来,给他生个儿子,她糊涂答应了。可是后来男人妻子知道了,闹得纷乱,男人从此躲避消失,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了晓蕾一个人。她已经怀孕近3个月了!
  晓蕾泪眼看着我:“我该怎么办?我想去做手术,可是我很害怕……我只能信任你了,你能帮帮我吗?”
  她的双手冰冷,我握紧她,竭力让她平静下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只有这样一条路可以走了。
  
  手术前的准备:一个小生命,就要悄无声息地离去
  
  我联系上了湖北省人民医院妇产科的邢蔚贞医生,约好了时间,带晓蕾去见她。
  邢蔚贞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妇科医生,有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她详细询问了晓蕾的最后一次月经时间,并慎重地重新做了一次尿检。结果显示是阳性,证明晓蕾的确是怀孕了,妊娠已经12周。
  邢医生建议晓蕾尽快做人工流产手术。晓蕾犹豫了半天,一脸担心地问:“人工流产是不是非常痛?我害怕……我可不可以用药物流产呢?我听说,用药物流产就很简单了,吃点药就没事了。”
  邢医生回答说:“药物流产只适合妊娠50天以内的情况,而且绝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还是要在医生指导下进行。你的情况显然不适合药流。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现在有一种无痛流产,在吸宫流产手术的基础上,加了静脉全身麻醉。手术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痛感,整个过程都在超导可视的情况下完成,只需要5-7分钟……我建议你采取无痛人流。”
  晓蕾看着我,显然还有些犹豫。我替她问道:“这项技术成熟吗?用麻醉药,对晓蕾的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邢医生很爽快地说:“无痛人流技术已经通过了多次临床验证了,在国外都非常流行。静脉麻醉药起效快、镇痛快、副作用很小,是安全有效的,绝不会对晓蕾造成危害。”
  我点了点头,替晓蕾拿了主意:“那就做无痛手术吧……今天可以做吗?”
  邢医生说:“今天还不行,要给她先做一些检查。如果她的妇科检查、阴道分泌物、血常规等检查都没有异常,又没有药物过敏史,没有肝、肾、心血管疾病,才可以做这项手术。”
  我拿着邢医生开的一些检验单,陪着晓蕾去各个检查室。
  一切都很顺利,晓蕾通过了各项检查。邢医生给晓蕾安排第二天做手术,并叮嘱了很多注意事项。
  我把晓蕾带回了家,给她熬了汤,让她吃得饱饱的,早点休息。邢医生说手术头一天晚上要保证充足的睡眠。
  半夜我起来喝水,听见晓蕾在床上辗转反侧,隐约地抽泣。一个被爱所伤的女人,又将面临一种剥离生命的疼痛……我能想象她的矛盾和痛苦,却无法替她分担。
  第二天早晨,我担心晓蕾,早早就起来了,看到她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我连忙对她说:“你千万别吃东西啊,再渴也不能喝水。”
  这一点是邢医生再三嘱咐了的,她解释说,这是因为无痛流产手术对病人进行麻醉后,有些病人可能会对麻醉药有胃肠道反应,如果胃中有食物,会被呕吐出来,并进入气管,引起窒息。
  晓蕾低低地说:“就算现在让我吃东西,我也吃不下……”我坐到她身边,安慰她:“你别想太多了。邢医生说还需要在手术前在体内放一片药,你放了吗?”
  晓蕾一震:“我忘了。”我赶快给她取出药和消毒手套,把她推到了房间里。这种药可以起很大作用的。它放置在女人体内,可以软化宫颈,减少手术钳扩开宫颈时的创伤。
  9点钟,我叫上晓蕾准备出门。我携带了一些卫生巾和面巾纸,因为晓蕾做完手术之后会有一些出血。我还带了一些面包和水,手术后她也许很快就会感到饥饿了。
  晓蕾看着我,欲言又止。我问:“怎么了?你还担心会痛吗?你要相信邢医生。放心吧。”晓蕾突然哽咽了:“不是这个……我……我想留下一点什么,我不能这么残忍,不能就这样让他彻底消失。你有照相机吗?我……”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涌了出来,头无力地垂着。
  我心里一酸,不忍拒绝她,就放下手中的东西,去抽屉里取来相机。晓蕾站在阳台上,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自语:“孩子,你别怪我……”
  镜头里的她虽然憔悴,却依然纤细美丽。没有人知道,照片上还有另一个小生命,他悄无声息地到来,马上就要悄无声息地离去。
  
  医生在手术中:希望她最后一次经历这种痛苦
  
  我和晓蕾来到医院,找到了邢医生。邢医生详细询问了晓蕾的进食和用药情况,然后就要安排她进手术室。
  手术室对我来说是一个禁区。我只能叮嘱晓蕾几句,然后在手术室外等她。
  以下是邢医生的手术记录:
  作为医生,虽然我经历很多,但是我看着这个叫晓蕾的女孩,看着她那张如此年轻的脸,我还是有几分感慨。
  对我来说,这次手术只是千万次手术中的一次;对晓蕾来说,她的身体和心灵都将是一次刻骨铭心的体验;对那个小生命来说,一切都将永远结束……我真的希望,会有越来越多的女孩子懂得珍惜自己的身体。
  晓蕾已经躺在了手术床上,她一直闭着眼睛,紧咬着下唇,手在微微地发抖。我摸摸她的头发,对她说别紧张。她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忽然涌出泪……
  无痛流产需要静脉全身麻醉,今天有一位优秀的麻醉师配合我的工作。事先,我们已经根据晓蕾的体重,测出了需要给她的麻醉药量。这个量必须非常准确,过多有生命危险,过少则没有镇痛效果。
  一个护士给晓蕾进行最后的外阴和阴道消毒,然后,麻醉师精确地用针剂取出适合晓蕾的麻醉药量,缓缓注入她的静脉。这种药40秒内就会发挥作用,晓蕾脸上的表情很快就松弛下来了,她陷入了睡眠状态,麻醉师用针刺了一下她,问她是否疼,她毫无反应。麻醉师向我示意,可以开始手术了。
  手术室里很安静,只有我们的呼吸声和进口麻醉机、血氧监测仪等仪器发出的嘶嘶声。
  “无痛人流”手术对病人是一个解脱,对医生来说也是解脱。因为处于睡眠状态的病人不会因疼痛而乱动,也不会大声痛苦地呻吟,医生就可以在完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实施手术,有利于保证手术质量。
  整个手术过程是在超导可视的情况下进行的。我清楚地观察到晓蕾的子宫内部,手术钳通过已经扩张的子宫颈,将胚胎组织一一取出……我集中精力在自己的手指间,因为女人的子宫是一个太脆弱的地方,我希望尽量不给它造成太多的伤害。
  手术很顺利,10分钟后就全部结束了。而此时,晓蕾还在沉睡,她的表情很是平静。等麻醉药的药性过去,她就会醒来。真希望她的生活会一直平静幸福,希望她是最后一次经历这种无奈而痛苦的舍弃……
  
  挣脱阴霾,祝福她的将来阳光灿烂
  
  我等在手术室外,十几分钟后就看见邢医生和几位护士走了出来,邢医生说手术很顺利,晓蕾还没有完全清醒,还在手术床上躺着,我可以进去看她。
  我走进手术室,虽然室内很干净很素雅,却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我坐在晓蕾身边,等她醒来。
  两分钟后,晓蕾醒了过来。我问她:“痛不痛?你有什么难受的吗?告诉医生……”晓蕾摇了摇头,可是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晓蕾的下身还在出血。我和一位护士扶她下床,让她坐上轮椅,推到旁边的休息室继续休息。护士说,40分钟后晓蕾就可以回家了。
  我还是把晓蕾带回了家。按照邢医生的嘱咐,在她的床头贴了一份注意事项:
  1.休息两周,适当卧床休息,不做任何重体力劳动。
  2.多吃些富有营养的食物,使身体尽快恢复正常。
  3.保持外阴部清洁卫生,每天用温开水清洗1-2次,勤换卫生巾。
  4.两周内或阴道流血未干净前不要坐浴。
  在我的监督下,晓蕾严格地遵守了这几条。一周后,晓蕾的出血就停止了,她的精神也好了很多。看得出来,这一周内,她不仅休养了自己的身体,也好好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情。
  我们在一个深夜里有了一场认真的谈话。晓蕾告诉我,她想去海南,她有一个表姐在那边开了一家公司,表姐已经联系好了,可以给她安排一份工作。
  晓蕾静静地说:“你知道吗?在手术台上的那十几分钟里,我居然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我的那个孩子,他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他喊我妈妈,他说不怪我,但要我答应他,以后一定要好好活着……”
  晓蕾深吸了一口气,冲着我笑:“我最后一次谈这件事了,我以后要把这些都埋起来了。我会重新开始,好好活着……你相信我吗?”
  我也笑了,用力点头。晓蕾一直都是一个坚强聪明的女孩,一旦她真正挣脱爱情蒙蔽的阴影,我相信她定会有所成就。
  我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送晓蕾上了飞往海南的飞机。我祝福她的将来。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