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盛开在掌心的玫瑰花

盛开在掌心的玫瑰花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9-04-27 08:00 点击:
    请别抱怨今晚有雨
    你用双手摘住一滴
    轻放在耳边聆听
    可曾有我的相思
    请别奇怪昨夜有梦
    只为我在入睡前落泪
    期盼它飞进你心田
    并把你唤醒
    ——殷谦
    一    
    如果说上天让我在十八岁这年与绝症相遇是给我的不幸,那么,上天让我在十八岁这年遇到她,却又是我的幸运。
    医生告诉我妈,我只有半年的生命时,我妈一定哭肿了眼睛,尽管她知道我生命结束是件迟早的事,尽管她已经为我掉了无数次的眼泪。我知道妈妈为了安慰我,一直不肯告诉我病情,其实,这种事情,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虽然老爸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过多的伤心,可是我知道,他的痛苦,不会比我妈少,他一直教我,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想给我坚强,所以,他不会在我面前哭。
    刚开始知道我活不长的时候,我也不甘心,也想疯狂想发泄,为什么就是我。可是面对妈妈和爸爸,我知道我要做的是,表现得比他们还坚强,因为我知道,我的离去,带给他们的是无尽的痛苦。如果说一定要我对自己的逝去表示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拥有过爱情,这对于一个已经十八岁的男人来说,不能不是一种遗憾。
    还好,上天让我遇到了她。
    从美国回来的小姨,送了我的台笔记本电脑, 因为老爸的关系,也因为我的不久于人世,医院破例给了我一条电话线,让我可以上网。这样,小姨送给我的笔记本电脑就成了我这个隔离在医院里的犯人与外界沟通的唯一工具。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舞台上的鱼”,因为我渴望辉煌,可是鱼是不能离开水的,舞台上注定没有鱼。
    第一次遇见她,是在一间叫水印无痕的聊天室。通常我在聊天室里都很受欢迎,因为无论是谁找我聊,我都会很热心的听他们说着伤心或快乐的事情,所以,我很容易成为聊天室里的明星,在网络里,我是一个事业有成而浪漫的男人,很受网络妹妹们的欢迎,可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让我心动的人。
    注意到她,是因为她的名字和安静还有她特别的个人说明,她的名字叫“淡蓝色的氧气”,她一进来就只是安静的呆在一边儿,不说话。她的个人说明里写的是:“淡蓝色的天幕里,飘浮着无声无息,而永远不会让人发现存在的,氧气。”我很好奇,就主动问候她。
    我对她说:“小姐,我缺氧。”她回答我:“是吗。”我告诉她,我想请她帮个忙,她只给了一个字:“说。”我叫她给我一点氧气,她告诉我没有,我忍不住说她是个节俭的人,她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因为她真的非常惜字如金。
    我问她,为什么来聊天室又不说话,她告诉我,她之所以来,是因为她想让自己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她的四周全是冷清与寂莫。她好像有很多心事,可是她不肯说,没关系,我会等到她愿意说。
    我问她,遇到爱情了吗?她告诉我,她是个喜欢看别人的故事和爱情的人,因为她没有故事也不要爱情。她说人一旦有了幸福就一定会有痛苦,她讨厌痛苦,所以她就放弃了幸福。
    我好像看到一个飘在冷清和寂寞里的女子。
    我告诉她,如果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快乐,没有悲伤,没有幸福,没有痛苦,看到花开去感觉不到花香的味道,看到下雨闻不到新鲜空气的味道,看到手指流出的血却感受不到疼痛,那还为什么活着?
    她很久才回我话,她说,如果一个人从一出生就活在痛苦的诅咒里,难到她连选择远离痛苦的权利也没有吗?她只是不想在痛苦里呆一生一世。
    我告诉她,痛苦从来就不是因为幸福而存在,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上天对人类的祝福。难到你放弃了幸福,你就一定逃开痛苦了吗?你敢说你现在不痛苦吗?
    她很固执。尽管我的话,没有能改变她的想法,可是我却感到,我的话,对她起了作用。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网上跟人聊到这么深的话题,那些话,我都不敢相信是我自己说的,不过,我想没有人会比一个快要死了的人更明白幸福和痛苦吧!对于我来说,多活一天就是幸福。
  从这以后,我就常常遇到她。
    我们聊很多很多,虽然她一直在强调她是冷漠的人,可是我去发现,在她冷漠的外表,却有一颗很细腻的心。 她就好像一个孩子,害怕这个世界却又爱着这个世界,只是,她一直把自己的心关在一个小黑窗里,不肯让一丝阳光落进来。我把我的感觉告诉了她。
    她发了几个“呵呵??”给我,然后,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小女孩,从小女孩一出世,她的父母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抛弃了女孩,离开了。女孩从小就很孤僻,不爱笑也不爱说话,女孩一直住在亲戚家,寄居的生活使她过早的明白了人情的冷漠,所以,女孩从小就是一个冷漠的孩子,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渐渐的,女孩长大了,考上了大学,女孩以为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女孩恋爱了,是个很出色的男孩子,在女孩学会快乐的时候,居然看到自己的男友和最好的朋友抱在了一起。从这以后,女孩在也没有快乐过,一直现在。
    虽然她没有说,可是我知道,这个女孩就是她,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她是个有故事的人,因为她总是表现出什么都看透了的样子。
    她是个固执的人,我也是。所以,我会用我想法和念头来改变她。她是讨厌爱情的人,她告诉我。我对她说, 这世界最棒的事莫过于你试着去‘去爱’,而且也可以得到‘被爱’的回报。她说,爱里更多的是伤害吧。我说,人如果不懂得去爱,就成了一具没有知觉没有感情的僵尸。
    然后,我告诉她,你不是一具僵尸,我也不要你变成僵尸。她回了我一个笑脸加上两个呵呵,这是她第一次在网上对我露出的笑脸,虽然我看不到,可是我可以感觉到。这一刻,我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么久以来,跟她聊天,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从认识她开始,我就很少在跟其他的网友聊天,每次上网,都是一直等到她来,然后在下线。可是在她面前,我却表现得很平淡,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对她有所特别,因为,我怕会吓到她,因为,她是惧怕爱情的人。
    如果我还有时间,我想我一定会让她爱上我,可惜,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只剩下了越来越少的生命。因为病情的一步步的恶化,我的视力越来越模糊,有时候,连她发过来的话,也要看很久才可以看清楚。
    我变得很容易入睡,有时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总是看到妈妈两眼通红的坐在我面前,我知道她是怕我一睡就不会在醒过来。我会冲她笑,因为我不要妈妈在为我担心。我要抓紧上网,因为我知道,我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过得好快,半年一眨眼就要完了。妈妈和爸爸整天守在我身边,我知道,也许就是今天,也许就是明天,我就会一睡不醒。我一直表现得很平静,我有深爱我的父母, 所以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遗憾,但是,除了她,这个在我生命最后时间里闯入的人。我不想自己是带着遗憾离开,我想见她,想亲眼见到她。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不知道她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化什么样子的妆,我不想爱上了她,却什么也不知道。
    我从早上一醒来,就在网上等她,爸爸想让我休息,可是妈妈叫住了他,尽管他们不知道我在网上做什么,可是他们从来没有阻止我上网。快到七点的时候,我看到她上线了。
    我知道我生气了,我很想知道她去哪儿了,做了些什么。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她说,她有事。然后我问她,我可以见她吗?她问我为什么,我知道如果我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在说了,谁能保证我明天一定可以醒过来?
    我告诉她,对我来说,一但在意某件事某个人,就决心不让她擦肩而过。因为万一放弃,我这辈子一定会后悔,不要管别人么说,请你听我说话,不管你捂住耳朵也好,蒙着眼睛也好,你只要看着我。你现在正在看着我吗?你的眼睛只有我一个人?你要听清楚我的话:我——爱——你!
    她一直没有回我的话,我知道她还在电脑前,她一定没有离开。
    我继续说,我之所以要告诉你,是因为如果我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说了。我想见你。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最讨厌的花是玫瑰,因为它让爱情变得廉价,可是我却要送一朵玫瑰给你,我要送一朵世界上最特别的玫瑰给你。我从来没有送过玫瑰给任何人,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所以,我希望见到你。不管你来不来,明天,仁和医院四楼408号病房。我会一直等你。
    我还想说,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告诉她,可是我的头好晕,我只觉得天一下黑了下来,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不知道了。    
    二    
    完成繁忙的工作,无聊的我,只剩下上网一件事可做。
    大学毕业已经好几年了,我还是一个单身女人。其实我身边并不是没有优秀的男人,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他们发生点什么。
    其实我上网也无事可做,我不明白聊天室里这么多人热闹的聊天有什么意思,更不理解网上泛滥的爱情到底是为什么,看着一大堆人在一块爱来爱去,对我来讲,也就跟看周星驰无厘头电影差不多。
    所以,在聊天室里,我多半只是静静的呆在角落,看别人的热闹,数自己的冷漠。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我,既使有人跟我说话,也会因为我的冷漠,而离去。在这个社会里我是个看客,在网络里,也一样。
    因为我性格的关系,我的朋友一直很少,我所说的很少真的是很少,因为只有温岚一个。温岚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子,而我跟她,正好相反,洛天说过,温岚就像阳光,而我,则比较像月亮,虽然也很美,却让人不敢靠近,美得不真实,只让人感到寒冷。所以,洛天选择了温岚,而不是我。他说,他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感到过一点温暧,他甚至不知道我有没有爱过他。他说,我是一个没有爱也不需要爱的人。
    看到他们相拥的一刻,可能因为太痛而麻木,我很平静的走了过去,看着他们,洛天很镇定,镇定得那么理所当然,丝毫没有小说或是电视里描写的那样惊慌失措或痛哭流涕。我突然觉得,好像是我打扰了这对恋人,我转身离开了,把温岚的声音远远抛在了身后。在大二这一年,我在同一天,失去了男朋友和最好的朋友。一个人孤独的走完了剩下的两年,大学毕业,一直到现在。
    从我一出世,就没有感受到过爱,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去爱。以前,我是一个没有爱的孩子,现在,是一个不需要爱的女人。
    遇到他,是个意外。
    通常在聊天室里,不会有人找我说话,就算是有人主动找我,我也不想理。之所以会回他的话,连我自己也觉得意外,他跟我说,他缺氧,叫我给他氧气。他的个人说明很有趣,“就算是只有一瞬间的美丽,也可以永恒,比如跳跃的舞台上的鱼,既便是会失去生命,它还是会选择奔向那一瞬间的美,也不枉来这人世间走一趟。”他的名字叫“舞台上的鱼”,鱼不是应该呆在水里吗?我告诉他,我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说话。他问我,有没有遇到爱情。爱情?这对我来说,真像是个笑话,我讨厌痛苦,所以我不要幸福。男朋友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这么像电影故事的情节,我不想把自己的伤口给人欣赏。
    可他告诉我,如果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快乐,没有悲伤,没有幸福,没有痛苦,看到花开去感觉不到花香的味道,看到下雨闻不到新鲜空气的味道,看到手指流出的血却感受不到疼痛,那还为什么活着?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以为放弃了快乐,就不会在痛苦,难到不是这样吗?他问我,放弃幸福的我,现在就不痛苦了吗?
    我真的不痛苦了吗?我不知道。看到大街的匆匆忙忙的妻子们,尽管她们为了老公孩子忙忙碌碌,尽管她们在厨房菜声来来去去,尽管我看到她们时做出不屑或是高贵的表情,尽管我不愿意承认,可是我知道,我很羡慕她们。其实,没有人比我更渴望幸福,可能是因为太久的渴望,所以,得到时,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拥有。所以,我干脆选择了放弃。
    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可是他总有很多的时间泡在网上,每次我上线,都可以遇到他。通常都会是他主动跟我说话,然后就开始漫无边际的聊天,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他很无聊,后来,我渐渐有点儿怕跟他聊天,他就像个探宝的人一样,一点一点的发现我的秘密。他企图走进我真实那部分,这又让我充满了期待与好奇。
    我变得很喜欢跟他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跟他说了自己的故事,这是我连洛天也不曾说过的。而且,我开始觉得,其实我愿意让他了解我,愿意让他走进我。可是我不知道也不愿意知道,我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去面对一个真实的他。因为,在现实里都不可能相信爱情的我,更不会相信一份网络里的感情,我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多高,多大,是做什么的,搬运工或是小偷?经理或是有着长长头发的画家,现实总是容易让爱情变得可怕。
    我告诉他,我不爱笑,他说,他不要我变成僵尸。他说,这世界最棒的事莫过于你试着去‘去爱’,而且也可以得到‘被爱’的回报,他的话总是洋溢无限的生命力,他好像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爱,既使是伤害,对他说,好像也是种快乐。
    他在试图改变我,尽管我不愿意承认,可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受他影响了。虽然,我并不是完完全全的改变。    
    不知道为什么,他上网的时间,渐渐的越来越少,经常很长时间才回我话。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聊了好个月了吧。有时候,我一个人在家,会突然想上网找他,我想见他。这个念头蹦出来的时候,也吓了我自己一大跳,不过我只是笑笑,并不会真的这么去做。
    今天,一个客户突然要改变投资计划,我一直忙到下午。回到家时,已经快七点了,我又累又饿,可是我首先做的事,竟然是打开电脑上网。他果然在网上。今天的他,好像有点不高兴了,他问我为什么这么晚了才来。我告诉他,我有事。然后,他问我,他可以见我吗?我呆了一会儿,我问,为什么?他告诉我,他一但在意某件事某个人,就决心不让她擦肩而过。因为万一放弃,这辈子一定会后悔,不要管别人么说,请你听我说话,不管你捂住耳朵也好,蒙着眼睛也好,你只要看着我。你现在正在看着我吗?你的眼睛只有我一个人?你要听清楚我的话:我——爱——你!
    我觉得自己的心,不争气的狂跳起来,他真的会爱上我吗?面对这三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字,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害怕了。
    我一直没有回话,他告诉了我的地址。然后,他突然就下了。他怎么了?生气了吗?他以前从来没有比我先下,每一次,都是我告诉他我想休息,他才肯下。他给了我一个地址,他叫我去找他,仁和医院四楼408号病房,他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他生病了吗?我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人了。
    到底要不要去见他,我想了一个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我爱他吗?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呢?更何况,我是一个不需要爱的人。    
    三    
    亦寒,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眼睛轻轻的半睁着,默默的看着门口,他的父母坐在一边。这里是仁和医院四楼408号病房。
    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漂浮在每一个角落里,以薰看着长长的走廊,已经到四楼。
    病房被轻轻推开,君一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女人,垂肩的黑发,眼睛有些细长,很温柔。
    “是你吗?‘淡蓝色的氧气’。”病床上躺着的他说。“我还一直在担心,等不到你,可是我知道,你会来。” 他的皮肤很白,有一些病态的透明,几缕头发挂在眉间,很虚弱的样子。 以薰走到床边,坐下。他专注的看着她。“跟我想象中的你一样,有些冷漠,让人不敢轻易靠近。”她看着病床上的他,如果他看起来没有这么虚弱,应该是个很帅的男孩子。
    亦寒转过脸去看着爸爸和妈妈,“爸,妈。你们可以出去一下吗?”
    病房的门给轻轻关上了。
    “我让你失望了吗?”他说。“虽然你的外表看起来很冷漠,可是,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冷漠之外的东西。告诉我,你学会爱了吗?”
    以薰看着他苍白的脸,“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她隐隐略略猜到些什么,这样的猜测让她生出一丝又一丝的心慌,从未有过心慌。
    “呵呵,我没事我很好。”亦寒笑笑,“你的声音让人觉得很温暖,没有在网上那么冷,这样不是很好吗?我说过,我要送你一朵玫瑰的,你曾经说,玫瑰让爱情变得廉价,其实不是这样的,玫瑰的美丽在于代表着爱情的圣洁,花本身并没有错,错的只是人而已,何必怪在玫瑰的头上呢?这么可爱的花!”
    他慢慢摊开了掌心,掌心里,盛开着一朵用针刺出来的花,很像玫瑰,可能是因为刺得时间不长,或是剌花的人没有剌好,花瓣的边儿有些扭曲,有些颤抖,还几丝没有擦干净的血迹。
    “喜欢吗?这是我用输液管的针剌出来的,还有一点药的味道”亦寒安静的看着她。
    以薰埋下头,捧住了他的手,眼泪一颗一颗的滴了下来,滑到了手心里,殷红殷红的吗?
    “告诉我,如果我还可以活下去,你会爱上我吗?”
    “告诉我,如果我还可以活下去,你会嫁给我吗?”
    “回答我好吗?”
    以薰拼命点点头,突然讨厌自己连表达感情的勇气都没有。她的胸口很容易被撕裂,伪装的坚强轻易就被击溃,小声的呜咽,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原来,她并不是不会哭,只是忘了怎么哭。她并不会不爱,只是忘了怎么爱。亦寒伸出手捧住了她哭泣的脸,轻轻擦着泪痕,一直看进她的清澈的眼睛里。
    “天黑了吧!你该走了……可以吻我吗?”以薰抽搐着,泪流满面,埋下头,印在他淡红色的唇上,她的眼泪与他的眼泪混合在一起,慢慢滑下来。    
    第二天,天气出奇的好,阳光射进病房,亦寒睁开眼睛,父母坐在他的身旁,呼吸有点急促。“爸爸妈妈,对不起,我还想睡一会儿!”他看着病房的门口,微微合上了眼睛,睡去。
    以薰第一次走进花店,花店里放满了好多不同的玫瑰,却无一例外的盛放着绚烂的美。她抱着很多很多玫瑰走进病房的时候,看到他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真的是很安静,像睡着了一样,手心里的玫瑰盛放着,好像要开出鲜活的火焰。
    “这位小姐,你就是我儿子要等的那个人吧。这是今天早上他还是清醒的时候托我们交给你的,他,已经不会在醒过来了。”
    ——淡蓝色的鱼,谢谢你来见我。
    让我能够在生命结束之前,和爱情相遇,唯一遗憾的是,我们的爱情太过于短暂,也许我的消失会留给你思念和痛苦,也许不久之后,你就会遗忘我,但是,请你不要忘记我的玫瑰,这是一个十八岁的男人生命中的第一次玫瑰,也是唯一的一次。真的希望以后的你,不在是一个没有爱的女子,因为,有个人,用玫瑰爱过你。    
    那天, 医院里408的护士小姐告诉她的男朋友,原来玫瑰散落在地上的,也可以开出了一地的绚丽,一地的凄美,像是情人的眼泪,殷红殷红的。    
    四    
    这辈子,好不容易遇上自己等的那个人,却失之交臂。
    以薰换了一份职业,她常常呆在水印无痕,很久很久。在网络上,没有人发现少了“淡蓝色的氧气”。只不过,在水印无痕的聊天室里,那个热心听人说故事的“舞台上的鱼”,依旧的热心肠听每一个人的故事,依旧那么受欢迎。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去好好爱她。这些年来,一直在静静等待,渴望一个人能懂,能像品茶一样地读自己,能在茶过三怀之后,触到心底深处最疼痛的美丽。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上天指给自己那个人。虽然,已经是失去。
    其实,我已经爱上了你。
    只是因为太长的等待和太久的伤害,让我忘记怎样去爱。
    你曾经问过我,如果你可以活下去,我会不会嫁给你,其实我很想告诉你,我愿意做你的新娘。我会等你长成一个真正的男人,等你来娶我。
    你在那里?天堂里还会有伤心和思念吗?
    现在,我要告诉你,我要你看着我,我要你听清楚,我——爱——你!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