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距离产生美

距离产生美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9-05-10 08:00 点击:
2004年元旦,我和任贤结婚了。
  我把自己关在只有我和任贤的世界里,我爱他一心一意,而他也对我一心一意,多好!
  我的生活变得简单而充实。收拾房间,洗衣物,做好饭等到任贤下班回来吃。这些原本琐碎的家务现在变得有滋有味,将我的生活填得满满的。
  这样过了一年,我开始思考生活的意义。
  记得以前跟任贤的话题中还有许多的幽默玩笑,而现在只是我续续叨叨一些生活中的小事,任贤似进而非地应一句。一次我吵着问他原因的时候,他不言不语地盯着我看几秒,用力地将我搂在怀里,伪装生气地重重吻我一下,然后微笑着放开我,继续看他的书。我知道他是为了要给我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学习,可是现在我更需要是精神上的抚蔚。
  那天,婆婆生日,任贤和我一起去给婆婆庆祝。我买了一些营养品,婆婆看着我的孝顺也很开心,走的时候,婆婆悄悄把我拉到一边。塞给我一引些自制的土产,不巧被二嫂看见了。二嫂是有名的贫嘴好胜,看见婆婆给我的东西立刻有些阴阳怪气地说;“有些人就是命好,不像我们整天得日晒雨淋地种地,还得不到一点好。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啦!”我立刻把那些土产推还给婆婆,二嫂还不忘再损我一下:“哎哟,我可没有说你啊,你可别往心进而去!”我知道她是说我整天只是呆在家里做些农活,没有给婆婆分担家务。可是我从小都没做那些种地播种的活,就因为这样所以任贤才刚结婚就和我搬到市里去住的。
  回到家,我跟任贤讲了那一幕。
  任贤很不耐烦地说了句:“你们这些女人就是事多,一点屁大的事也放在心里。”
  我很委屈,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任贤看一向坚强的我,也很心疼。像是安慰我的说:“你说一边是我嫂子,一边是你,你叫我能怎么样?”
  “其实我也不是要怎么样,只是跟你说一说心里的委屈,我一个人在家里,连个讲心事的人都没有,不是只能跟你讲吗?”
  任贤没有再说话,只是很用力地抱紧我,用他的身体语言来给我安慰。
  从这以后,我的生活更加寂寞,许多事许多话我都只是默默埋在心底,这让我日渐孤独。
  那天晚饭后,我照例和任贤划拳比输赢决定谁洗碗。当然是我赢,这个时候任贤都知道我是不想洗才跟他划的,于是他都会故意输给我。我在沙发上好不自在的扭着,不想动却也不想让辛苦工作后的任贤做家务。想想现在我还年轻,我有责任帮任贤完成买房子建新家的愿望。外出工作的念头就此定了下来。
  拉任贤坐在身边,靠着他轻轻地说着对他辛苦工作的心疼。任贤轻轻地捏了一下我的鼻子,笑着说为妻子建立美好的生活是他的责任。其实他也知道我肯定还有什么话说。然后我就撒娇地说不想他辛苦,所以也想去工作。任贤一下子就变得很强硬的态度:“不准去!”无论我动之以情还是晓之以理,他始终不再吭声以示我打消念头。
  僵持到半夜,我们都默默地坐着。我很生气,觉得他越来越自私,怎么能让我的青春就这样浪费在这些生活琐碎的小事中呢?
  任贤的哮喘又发作了,要是在平时,我早飞快地给他拿药了,可是今天我偏不拿。我狠狠地说:“活该,我就不管你,看你自作自受!”任凭吃力地拿到药吃过后,眉头皱得紧紧的,没有再理我一个人去睡觉了。我就那样一个人在沙发上过了一个晚上,眼泪不停地流着。
  第二天,任贤草草地洗漱了一下就出门了,都没有理会我。
  我找了一下抽屉里,果然一毛钱都没有了。他想用这种方法来阻止我,真是太天真了。我匆匆收拾了一些衣物,跑回娘家跟我妈说我现在手头紧借了几百块钱就直奔车站搭上了去江苏表妹那里。
  很快就在一家电子厂做文员。
  看着周围陌生的面孔,我信心十足。和同事们轻松地打过招呼,对自己说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给任贤看。
  晚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担心着任贤看见空空的家的失落,心里很酸,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就那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工作也很轻松,只是我休息得太久了,如此规律的生活一时有些接受不来。而且犯了一点小错误也要受上司的训斥,心里真的很堵。这个时候是最想任贤的,想看见他心疼的目光。
  由于我的好强,工作态度也很端正,很快我就能对工作得心应手起来,只是在风雨摇曳的夜晚总是担心任贤是否安睡。
  这样坚持了半年,我实在是无法忍受思念的痛苦,递出了辞呈。
  结算工资后,和同事们依依告别,然后飞快地去买车票。
  告诉任贤我要回去了,任贤半天没有吭声,然后低沉地问我几点到站。我兴奋地告诉他晚上一点,任贤说:“到站后别动,我来接你!”
  颠簸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到站了。我拖着行李站在夜风里,想象着任贤的变化。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朝我走来,不用问就是任贤。他憔悴了好多,很有苍桑感,让我又心疼又怜爱。任贤接过我手中的皮箱,自顾自地朝前走,都不问一下我的辛劳。我加快脚步追上他,使劲地捶了他一下。他站住了,默默地看着我,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狠狠地扑进他怀里,发誓再也不离开他了。
  回家的路上,任贤一物拖着皮箱一手拉着我,他的手握得那样紧,仿佛怕一松开我又要离开,我只是歪着头偷笑,哪怕再寂寞再孤单,有了他就是幸福,我还有什么奢求呢?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