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亲情故事 > 有一种亲情,与血脉无关

有一种亲情,与血脉无关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14-07-29 17:27 点击:

有一种亲情,与血脉无关

当我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那张薄薄的纸片的瞬间,我感觉我的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我先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下心情,并在心里不断地祷告上帝不要让我让我看到我不想看的结果,可当我鼓起勇气睁开双眼仔细的端详着纸片上那行短短的文字时,我还是如被雷电击中般的瘫软倒下了。

在一个月以前,我从没怀疑过小北不是我的儿子,他怎么会不是我的儿子呢,那黑葡萄似地圆溜溜的大眼睛,那肉嘟嘟的可爱的小鼻子,甚至那长的略有点歪的门牙,我都觉得就是我小时候的翻版,每个见过他的亲友或者同事也都说他长得像我,妈妈甚至说她简直和我刚生下来的时候长的一摸一样。自打他降生的那一刻,我就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等他大了点,我每天下班后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肩膀扛着他出去遛弯儿,西西说我这是臭显摆,你以为全世界就你自己有个儿子!他们的儿子有我的儿子帅么,再说他们的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哼,走喽,儿子,咱不稀得搭理你妈。说完,我继续顶着我的宝贝儿子大步流星的往外走,那种发自心底的自豪让我觉得生活是那样的幸福,人生是那样的美好。

这么可爱的宝宝怎么会不是我的儿子呢,(亲情故事 故事情 www.gushiqing.net)所以当我拿到我儿子在幼儿园的体检报告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他们弄错了,咱俩都是“A”型血,儿子怎么会是"B"血呢,这是哪家医院化验的,真是的,这不是蒙人么?我拿着那张体检单冲西西嚷嚷着,西西当时正在沙发上给小北织毛衣,听到这句话蓦地抬起头来,但随即又低下头继续织她手中的毛衣,嘴里嘟囔着,估计去幼儿园体检的也不是什么正规医院,肯定是糊弄人的,别信他们就是了。我“嗯”的应了了一声,随手就把那份体检单塞进书桌的抽屉里了。

但西西在随后几天的表现很是反常,她忽然间就像丢了魂似地,做什么时间都心不在焉,炒菜时忘了放盐,洗衣服时忘了放洗衣粉,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总是沉浸在沉思之中。我问她西西你怎么啦,是单位有什么事么?她赶忙摇头,没有没有,能有什么事儿呢。

真正引起我怀疑的是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因为要寻找一份落在家中的重要的资料,我在家中翻箱倒柜得找个了遍也没找到,当我再次拉开书桌的抽屉翻找时,却无意中想起我上次塞进抽屉里的体检单怎么不见了,此刻再联想到西西这个星期的异常变现,我的心仿佛瞬间掉进了冰窖里,寒彻心扉。

接下来的几天,我夜夜失眠,心中的疑问就象一滴滴在宣纸上的墨汁一样,慢慢在心底洇开来,这样的煎熬让我身心疲惫,疲惫不堪,终于我坚持不住了,在周末找个借口偷偷把儿子带到了省城,并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一家亲子鉴定机构,为我和小北作了个亲子鉴定,大夫告诉我结果将在一周后出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们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在车上,我一个劲的叮嘱小北不要告诉妈妈抽血的事情,代价就是我带他去吃一顿肯德基大餐,小北爽快的答应了。

随后的一周我过的度日如年,心情矛盾极了,一方面希望快点到周末好早点拿到鉴定结果,一方面又希望周末永远不要到来,因为我害怕面对我不愿意面对的东西。但该来的终究会来,在今天当我接到省城的鉴定机构寄来的鉴定书时,那个我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还是发生了。

手捧着这张对我来说如同“死亡判决”般的纸片,我的大脑足足有几个小时是一片空白,我从心底里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但理智告诉我这的确是真的,迈着如同灌了铅似的双腿我失魂落魄的往家走去,是的,我的魂魄已经失去了,我的世界已经塌陷了。

推开家门,西西正在厨房里做饭,听见我的脚步声,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见我丢了魂的样子,赶忙走出来问我,怎么了赫南,出什么事了?我没有理她,径直向卧室走去,是的,我太累了,只想一觉睡过去,永远都不要醒来。西西见我没有反应,随后跟着我进了卧室,赫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要吓我啊。我慢慢转过身来,直直的盯着她,然后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鉴定书,递到她的面前,沙哑着嗓子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西西充满疑惑的接过那张纸片,等她看清上面的文字时,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拿着鉴定书的双手不停地抖起来,忽然,她扔掉了手里的纸片,扑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抱住我的双腿哭喊着说,赫南,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于是,在她的哭诉声中,我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西西在我之前有过一个男朋友,这我是知道的,后来因为西西父母的坚决反对他们分手了,随后经过朋友的介绍我和西西相识了,以后我们的发展一直很好,很快就谈婚论嫁了,但就在我们婚礼的前一晚,她的前男友找到了她,说要和她告别,结果那晚在她的前男友的纠缠不休下,西西和他发生了关系。婚后不久西西就怀孕了,本来她想打掉这个孩子,可因为我的坚决反对最后还是生下了小北,开始西西还是有点担心的,直到小北降生并且长的如此像我她也就彻底放下心来,但我上次说小北的血型是“B”型时,西西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不妙,所以这几天她才表现得如此慌乱,当我今天把亲子鉴定书拿到她的面前时,她就知道最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西西一直跪在我的面前请求我的原谅,她说她错了,她不想失去我,失去这个家庭,可我就愿意失去这个家庭么!在这之前,我们是多么美满幸福的一家人,还有,还有,我的小北,现在,他不再是我的了,他竟然跟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想到这儿,我的心就一阵阵撕裂般的痛。

这时候门开了,小北放学回来了,他背着书包进来后看见妈妈在哭,赶忙跑过来问,妈妈你怎么了,干嘛哭啊?又转过头来问我,爸爸,妈妈怎么了?看着小北天真的小脸我的心更痛了,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小北见我没理他就往我怀里扑,要按以往我肯定就把他抱起来举在头上了,这是我和他的“传统保留节目”,可现在我却无比的厌恶,一伸手就把他推开了,小北摔倒在地,一开始还一脸惊愕的看着我,不明白往日对他宠爱有加的爸爸今天这是怎么了,后来见我还没有去扶他,顿时委屈的哇哇大哭起来,西西这时急忙扑过来,搂住了小北,小北不哭,爸爸不是故意的,都怨妈妈,是妈妈不好……

从那天起,我和西西就分居了,我睡书房,西西和小北睡卧室,我每天都在单位呆到很晚才回家,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曾经挚爱的妻子和其实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小北,可是要说离婚,我又舍不得,毕竟我和西西是那么的相爱,还有,还有,曾经是我的心肝的,小北。

西西每天都小心翼翼的和我搭着话,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到我的面前,我却当她不存在,自己泡面自己洗碗,然后就钻进书房不再出来。小北也察觉到了家里的异样,不再象往常一样一放学就黏到我的身上,他开始学会了察言观色,到了吃饭的时间会蹑手蹑脚的蹭到我的身边,小声的说,爸爸,吃饭。早上上学前也会轻轻的对我说,爸爸,我上学了,拜拜。面对这样的小北我实在无法硬下心肠来不搭理他,有时会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嗯”字,每当这时,小北就会绽放出灿烂的笑脸,蹦跳着上学去了。

家里的氛围愈来愈压抑,通常一天大家都不说一句话,深夜里我听到了从卧室传来的西西压抑的抽泣声,我则通宵无眠,一支接一支的抽烟,凌晨书房的地板上满是凌乱的烟头,小北也变得日益沉默,他的班主任有一天打电话给我,说赫小北最近成绩下降得很厉害,并且上课时不注意听讲,还同班里的小朋友打架,而以前小北是大家眼里公认的乖孩子,连骂人都不会。

我意识到必须做出决定,否则我们三个人都将精神崩溃,在一个同往常一样安静的夜里,我走进了卧室,小北已经睡着了,西西还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我进来西西的眼里有一丝惊喜,我平静的对西西说,西西,我们离婚吧。西西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她哽咽着说,赫南,我不想离婚,我不想离开你。我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西西,我也不想离开你们,可我实在无法面对,对不起,西西。

我把房子留给了西西和小北,从家里搬出来的那天,西西和小北都在,西西不停地流着眼泪,小北蹭到我身边怯怯的问我,爸爸,爸爸,你要去哪里?西西拉过小北,小北,不要缠着爸爸,爸爸是去出差,要很长时间才会回来。嗯,爸爸,你去吧,我在家会乖乖的等你回来,保证不惹妈妈生气。听了这句话,我无语哽咽,一转身离开了家门,身后是泣不成声的西西和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儿的小北。

离开了家的日子我并没有得到解脱,反而过的更加颓废,我学会了喝酒,因为只有在酒精的麻醉下我才能睡着,才能忘掉尘世的烦恼。可我终究是做不到完全忘记西西和小北,无数次的我在梦中见到了他们,我们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快乐幸福的日子,小北骑坐在我的肩膀上,我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笑颜如花的西西……可当我猛然醒来,才明白这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然后我就睁着通红的眼睛发呆到天亮。

我不敢去逛街,因为每当看到有年轻的爸爸或者妈妈牵着孩子的手走过,我的心就一阵阵刀割般的痛,此时,对小北的思念犹如排山倒海般的袭来,一波接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抑制不住对小北的想念,偷偷的跑去了他的学校,我躲在学校门口的角落里,一直等了两个小时才熬到学校放学,这时人头攒动的小学生们潮水般的涌了出来,我瞪大了眼睛一个个仔细的辨认着,终于看见小北在最后才从学校门口走了出来,他低着头背着硕大的书包慢吞吞的走着,那小小的身影刺得我的眼睛一阵阵发酸,我一路跟着他直到他走进了单元的门洞才悄悄的离开。自此,我便时常的偷偷去看望小北,他显然没什么朋友,总是一个人默默地低着头往家走,仿佛生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又一天我去学校偷偷的看望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和一个小朋友在学校门口打架,我从没见过小北如此的疯狂,他一次次的摔倒,又一次次的爬起来,红着眼睛直往上冲,嘴里还喊着,我的爸爸没有不要我,他会回来的。这时其他的小朋友分开了他们,小北朝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背上书包向家的方向走去,夕阳下他的背影是那样的瘦小,角落里的我不觉间已是潸然泪下。

那天下午单位里事情很多,我正忙的焦头烂额,忽然手机响了,号码显示是西西打来的,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是西西急促的声音,赫南快来,小北出车祸了,在中心医院!我的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只说了一句,我马上就来,就直冲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飞也似的向中心医院赶去,到了医院门口我一个箭步跳下车,西西已经等在那里了,她看见我下来,刚说了一声“赫南”就已经泣不成声,我急切的问她,小北呢,现在怎样了?她哽咽着说,在手术室呢,大夫说很危险。我们便急急忙忙的向手术室跑去,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的时候西西蹲在那里一个劲的哭,我则象一头困在笼子里的狮子似的不停地踱来踱去,好像足足过了一个世纪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一个穿着手术衣戴着口罩和帽子的医生走了出来,我和西西赶忙围上去问他孩子怎样了?他摘下了口罩回答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听了这句话西西马上就象虚脱了似的靠在我的身上,我边扶住了她边不住口的对那位医生说谢谢。

小北被诊断为“胫腓骨骨折,伴发失血性休克”,经过输血和手术治疗后第二天就醒了过来,我和西西当时已经在他的床边守了一天一夜,当小北从昏睡中醒来,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表情好像有点呆滞,等他看清了确实是我的时候,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嘴角挤出一丝微笑,他轻轻的说,爸爸,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我下午放学时在路上看到一个人特别像你,喊他他却不理我,我就追了过去,结果被汽车给撞了,对不起爸爸,是小北不乖,让爸爸妈妈担心了……

此时的我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单腿跪在小北的床前,握住他的小手,小北,对不起,是爸爸不好,爸爸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等你腿好了咱们就回家,永远不分开……

世界上有一种亲情是不需要血脉相连的,比如我和小北之间;人世间有一种爱是割舍不断的,即便是用耻辱的烈焰和遗忘的弯刀。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