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伤感故事 > 我的葬礼,你会来参加吗?

我的葬礼,你会来参加吗?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14-12-03 23:56 点击:

我的葬礼,你会来参加吗?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教我坚毅望着前路......”他在教室里唱着歌,脸上洋溢着微笑, 他静静的观望着他的斜对面,斜对面坐着一个女生,头发总是披着,不爱说话,成绩非常优秀,“唐枫同学,请你不要唱歌,影响课堂纪律”老师抖了抖眼镜说道,这个男孩叫唐枫,都叫他阿枫,他是转校生,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也只有15岁,什么叫早熟?这货就是早熟,女孩叫陈末,这个名字造就了她,性格就是沉默,阿枫却看上了她,他是平凡之人,她却是非凡之人,他对她表白过,你会想象一个屌丝向女神告白时的情景吗?唐枫有个表哥,却早早的去世了,他的名字非常梦幻,叫千落,千落,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为情所困之人,他最终死在爱情面前,阿枫知道千落经历了什么,千落的事我不会写太多,他决不会去犯那种错误。

    阿枫经历过一次早恋,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那次早恋造就了他,他成了一名网络写手,这个职业他并不向往,他心里装了太多,没法表达,自然会写出来,阿枫在班上算得上是幽默之人,他每天会笑,但他不会每天开心,他渴望一场爱情,可他还小,才初三,要怎么去爱,他不知道,初三,给了他多少?最终还会装载回忆慢慢的毕业,这是他最怕的,他不是怕毕业,他是怕失去她,失去她等于失去一个世界,失去一段美好的记忆是什么感觉?比上粉身碎骨算不算?

     “陈末,我喜欢你,我想你做我女朋友,这算不上是爱,但我至少喜欢你,我想让喜欢慢慢变成爱,你愿意陪我吗?”这是成熟男生对一个成熟女生说的话,阿枫捧着一束玫瑰,单膝跪地,满头大汗,只等那一句话,她却在纸上写下“只是新鲜感罢了,谈不上什么喜欢”,阿枫扔了玫瑰,对镜子打量了自己一番,他流泪了,镜子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哭的时候镜子从来不会笑,他只有对镜子表达自己的情绪,他想和她考同一所学校,但已经亮红灯的功课提醒他这是不可能的, 阿枫有写日记的习惯,他会记载一些伤心的事,在添上一些伤感话语,总结出一些感悟。

    初三似乎过得很快,这是考重点高中的必经之地,他必须学好,必须放下所有的想法安心学习,只为和她上一所学校,这几天,阿枫不再扰乱课堂纪律,成绩也似乎上去了,当然,他还会注视着斜对面,但斜对面的眼神从来都没有注视过自己,那个星期,学校举办晚会,送走初三,似乎很伤感,这是毕业晚会,阿枫心里清楚,今晚过去,就会改写自己的人生,晚会期间,阿枫没有见到陈末,阿枫今晚会唱歌,他多想心爱的人会听自己唱歌,当主持人念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阿枫还在等待,他在等待一种可能,陈末会为他鼓掌,事实证明,他错了,阿枫背着吉他走了上去,现场似乎早已安静,他弹起伴奏,嘴里音调吐了出来,这段旋律很美,以至于让人落泪,唱完之后,阿枫低着头,这种感觉说不出来!

     晚会结束后,他见到了陈末,提着许多行李,阿枫看着她,许久许久,最终,阿枫打破了沉默,“你要去哪?”阿枫嘴角闪出一道微笑,接着又变得严肃起来,“我,要走了”,阿枫皱了眉头,拿出烟,他记不清已经没烟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要去哪”?阿枫淡定的说道,“去哪和你没关系”陈末说道,阿枫低下头,说道:“我可以抱抱你吗”?陈末拖着行李箱走了,他手插裤袋,看着她走远,他拿出日记本,“某人走远了,我却还在原地,我想寻找旧日足迹,我怕我会迷茫,我压力似乎也变大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还能再注视斜对面的她吗?不,她会坐在别人的斜对面吧,我不知道,我想这是无泪的遗憾,今晚,我不会忘,她走了,我的初中生涯就此结束,我会不会遇到她,这是未来决定。” 那年——15岁!

    他没有再上学,一个暑假,他都会回忆起那段岁月,整天聚会,喝酒,这就是他做的事,他彻底的迷茫了,他没有改变自己,他糟蹋了自己,他早已失去天真容颜,他打听到了陈末的学校,他对着镜子狂笑,镜子里的怪物,穿着一样的衣服,连面容都是一样,阿枫穿上西装,拿着一束玫瑰,走进了陈末的学校,上课铃响起,他似乎又记起那段日子,她还在上课,阿枫站在教室外面,礼貌的喊了一声报告,老师注意到这个穿西装的男孩,问他,“这位同学怎么不穿校服,是毕业了吗”?陈末皱了皱眉头,阿枫跑到一个位置,这个位置的斜对面刚好是陈末,可惜坐着别人,他很礼貌的请那位同学起来,同学很自觉,阿枫放下玫瑰,坐下了,说道:“三个月前,我和她分开了,我没有被任何重点高中录取,我也不愿意去上普高,我梦想和她上一所高中,上一所大学,可事实证明,我错了......”沉默了许久,他低下了头。

   “陈末同学,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现在已经不是喜欢那么简单了,而是爱,我需要的只是你和我一起守护这份爱,如果你拒绝的话,那我只能在三楼窗户前思考我的人生了”,这时,全班都在起哄:“在一起,答应他,在一起,答应他”,陈末指了指外面,示意让阿枫快点走,阿枫长舒一口气,从三楼纵身一跃跳了下去,所有人都蒙了,接着,都趴在窗户前起哄,陈末脸色苍白,这是她第一次为阿枫担心,阿枫被送进了医院,因为树干缓冲的关系,只折了尾巴骨,三个月不能坐,在医院,他写了日记:“原来我的想法是那么傻,居然会跳楼,我只想回到从前,我却发现,我根本没有成熟,接下来我该怎么做?继续上学了吗?不,我不适合再做学生,所有人都认为我已经跌入了谷底!

    三个月似乎过得很快,他花重金进了陈末的班级,他成熟了许多,她还是坐在他的斜对面,他还会注视她,午休过后,迎来了新的同学,唐枫,陈末醒来之后第一眼便是唐枫,她对着他笑,这是她第一次对着他笑,“你怎么来了”?“我想找回当初的感觉”,阿枫就像根本没见过陈末似得的问道:“你也在这上学吗”?陈末点了点头,这个氛围是最好的,“我可以抱抱你吗”?阿枫说道,陈末点了点头,关掉手机,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美好,他抱着她许久,长发好香,不想挥霍这点时间,更不想浪费,某人被我抱在怀里,现在只有祈祷时间不要过得太快,如果时间被阿枫掌控的话,他愿意永远停留在那一刻,他亲了她的额头,他的人生观就此被改变,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只要从前一样就好!

    感情没有进展,转眼到了高三,高三学子是最忙碌的,阿枫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已经变成大人了,他不敢再去表白,陈末却被别的男生拿下了,她做了别人的女友,他写下日记:“我爱她,可是现在我必须给她一些祝福,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长久,但愿他们能长久,一些事物我看清了,我不再注视她,不在亲吻她的额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清楚的意识到,我在走下坡路,以后会往哪里走”?那晚,他彻夜难眠,这些年来,他表白过多少次,都被婉拒,他披上外套,带着耳机,走了出去,11月的天,寒冷的街,阿枫走在街上,眼眶还是红的,他怀念,怀念那年的自己,他走到酒吧,他想一醉方休,这样就会忘记,也是一种解脱,他一进酒吧,却后悔了,那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陈末,陈末注意到了他,招了招手,示意要他过去。

   阿枫走了过去,“这是我男朋友”陈末指着旁边男生说道,阿枫点了点头,两个人握了握手,陈末和男友聊得不亦乐乎,却冷落了旁边的阿枫,阿枫一个人喝着闷酒,他多想离开这里,终于,陈末醉了,男友抱着陈末进了对面酒店,只留阿枫一人,对,越长大越孤单,今晚他醉了,喝的醉醺醺的回到寝室,哭了许久,第一次这么伤心,他自言自语道“我多么希望他给的爱只是施舍,至少我是真心的,我很舍不得,很舍不得把你交给他,你这样只会触痛我的回忆,我会强忍着眼泪说句祝你们幸福,祝你们幸福,祝你们....幸福,祝你们......”这是他睡之前说的话,阿枫爱了,真的爱了,他已经爱得一塌糊涂,寝室非常安静,整个学校也非常安静,他哆嗦着,没有人给他盖被子,没有人给他关心,也许,当他踏进这个学校这步起,注定了!

   那几个星期,都在伤心,他在回忆从前,每天借酒消愁,变得沉默了,一切都压在了心里,他没有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他的青春没有河流,就代表没有绿色,一望无际的沙漠就是他的青春,这样的青春会让他感到窒息,以至于得抑郁症,他不爱说话了,每天在教室弹吉他,斜对面依旧是她,长发依旧很美,只是她不属于自己,不必再看,时间似乎真的很快,离高考不过三个星期,他们都在紧张的复习,阿枫却在喝酒,他没有叛逆的青春,他一直是个好孩子,现在却为一段感情所困,他不会接受,这是失恋综合征,他会做一些与他无关的事情,比如,别人抽烟他会告诉老师,而他却忘了自己也抽烟,最后换来一顿群殴,过马路会大叫,所有人都认为他得了神经病,不愿意和他待在一起,这些,只不过是一种发泄罢了!

    考试那天,他缺考,他站在河边思考自己的人生,“给我一支烟”阿枫对着旁边的人说,他抽出一支中华烟指给阿枫便走了,阿枫坐在河边,抬头看着天空,依旧很蓝,他笑了,抽完烟,他便跳河了,引来许多人围观,有一个老年人跳河把阿枫救了起来,我慨叹:“这社会人心莫过于冬天,冷”,他被送往了医院,这是他第二次为了她进医院,他拿出日记本,已经湿了,他把日记本晾在了阳台上,医生说怀疑他精神有问题,所以需要留院观擦,阿枫没有反抗,也许只有在医院不会伤心,这也是一种解脱,他拿起已晒干的日记本,掏出笔写下:“点一支烟喝一杯酒能醉多久?醒来后会不会依旧是我?我不知道,我被改变了,我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了她,我已经爱得一塌糊涂”,他想通了,他必须回家,收拾了东西,不顾医生的阻拦冲出了医院!

   他进空间把陈末的照片全都洗了出来,贴满了整个房间,他就这样的默默的看着,点燃一支烟,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这个寂静,他开了们,陈末抱住了他,还在抽泣,他知道,她哭了,他让她坐在沙发上,他给了她一卷纸,陈末:“那个混蛋抛弃了我,他很早之前就有女朋友了,他欺骗了我”,说完,拿起地上的啤酒开始喝,阿枫一直安慰着她,直到她喝醉,给她盖好了被子,抽了根烟,便出去了,阿枫找到了她的男友,骂道:“你这个碧池,cnmd”,二话不说,两个人开始扭打起来,阿枫那里是他的对手,过了一会儿,阿枫被打趴下了,阿枫拿起地上的石头朝他的头砸去,没有砸到,被他一脚踹出三米远,那人还叫来十多个人群殴阿枫,寡不敌众,最终还是失败告终,这次,又进了医院,多处受伤,不过他认为值了!包扎过后,他回了家,陈末还在睡,他没有想打扰,直接去了楼下酒吧!

  那晚,他喝的烂醉,他流泪了,他知道他给她的爱是施舍,初三,他爱她爱的发疯,转眼高三也过了,三年,三年到底能得到什么?爱情?友情?三年能改变一个人,不过1000天,这里给了他对青春的打击,他一直在走下坡路,他为了她落榜,为了她进医院,这算爱吗?能坚持三年的有几人?那晚,他睡在了酒吧,总是自言自语,“我爱你,我真的爱你,那个混蛋不是你的幸福,你不爱我可以,但你得找一个爱你的人,我不想看到你这样,最近,还好吗?很久没联系了吧?我会很安静的,我想起那天你对我说.....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是舍不得,但我嘴巴还会倔强的说一句,祝你们幸福,多年以后,我希望你能挽着我的手走向婚姻殿堂,我已经爱得一塌糊涂”。那年——19岁!

   4年后

  2月14日,情人节。天很晚了,阿枫和陈末从茶吧里走出来,相对无言地走向出租车,车子在雪地上缓慢地爬行,阿枫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有好几次想回头和陈末说句话,都被陈末空荡荡的目光打断了,陈末轻声说道:“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今晚约你出来只想最后和你一聚,我们会搬走,搬到很远的地方”,在这关键的时候,陈末竟说出这样的话,这让他的心有些刺痛的感觉, 车停在陈末家的路口,还有一段路要一起走,阿枫和陈末一前一后走过建筑工地的时候,她家阳台的灯光还亮着,陈末家的对面在建一座高楼,父母最近给她介绍的男友买下了十二层最大的房子,陈末很喜欢那套房子,终于到了陈末家的楼下,阿枫和陈末面对面站着,陈末望着阿枫的眼神充满了期待。
  
   看了一眼越发下的大的雪,阿枫终于鼓足勇气,对陈末说:“让我抱你一下,好吗?最后一次。”陈末抬头望着飘雪的天空,没有回答,阿枫从她的眼神里读到了绝望的颜色,陈末嘴角抽动着,用手套打落围巾的雪,阿枫孤单单地站在雪地上,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但还是不经意间望了陈末家的阳台,温暖的灯光真好,他望了望天,还下着大雪,这一瞬间,他推开了陈末,陈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你有病啊”?陈末骂道,突然,静悄悄的雪夜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那是工地吊车上预制板落地的声音,工地上的工人匆忙放下工具,奔向事故的地点,可是已经晚了,阿枫的身体被压在预制板下面,四周的鲜血如梅花般惨烈地绽放,他死了.....
  
   阿枫同事在整理他的衣物时,从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三件遗物:一本日记本,是记录从初三到高三的感觉、一支断裂的钢笔,上面刻着一朵梅花和陈末的名字、一盘磁带,阿枫自弹自唱的两首情歌,在磁带的最后段落,有一句独白:“如果不能给你幸福,我宁愿一个人走,走到最远的天边静静地为你祝福。”听着阿枫轻吟浅唱的情歌,朋友们都哭了,哭的很伤心,阿枫的生命象一颗流星,就这样陨落了。如果陈末让他抱一下, 如果他没有去看阳台上温暖的灯光,结局又会怎样?陈末用生锈的钥匙套开了阿枫家的锁,走进房间,看见满屋子的照片,她哭了,原来,原来他真的比谁都爱她!

  前一晚,他在日记中写到:“我不确定我的人生会不会走向黑暗,我一直已经很努力的试图忘记曾经走过的那一段日子,一直想尘封那一份深深的爱,可是那段岁月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还爱她,她不爱我,我会默默的关注她,试图多帮助她,今晚很特别,很想与她来一次道别,我恐高,为了她却从三楼跳了下去,我怕水,为了她却跳河,我不喜欢打架,为了她却被打伤,这辈子我非她不娶,她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她对我没有感情,哪怕一点,我想回到过去,我的青春没有鸡飞狗跳,只是平凡的过去了,我想重新出发,但时间改变了我,时间改变了我的容颜,时间改变了我的性格,但改变不了我对她的爱!”

我叫唐威
QQ1240202822
伤感爱情故事作家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