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网络爱情故事 > 记一段真实的网恋故事

记一段真实的网恋故事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16-09-07 17:14 点击:

  宝贝时常对悠悠说:悠悠,哪天有钱了,俺买一卡车一卡车的糖回来,腻死你。悠悠爱吃甜食,且保留着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嘴馋。那么晚了,宝贝还没下线。最近常常如此,一直在等
  
  宝贝时常对悠悠说:“悠悠,哪天有钱了,俺买一卡车一卡车的糖回来,腻死你。”悠悠爱吃甜食,且保留着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嘴馋。


  
  那么晚了,宝贝还没下线。最近常常如此,一直在等候网上的小妖精悠悠。悠悠的网名叫“悠悠醉爱”。用宝贝的话来讲,这是个妖孽级的女子,总有一种魔力能令人欲罢不能地想去接近。
  
  宝贝网名“开心宝贝”,这是个本该属于小女生的昵称。当初注册时想都没想就用上了,潜意识里宝贝是不开心的。
  
  现实中,宝贝的生活,就是每天在流水线上组装配件,单调且乏味。工厂的生活已经两年了,还没能习惯,或是说还没能麻木吧。为了摆脱寂寞,宝贝迷上了论坛。大部分的闲暇时光里,除了发呆就是在论坛上发些歪诗抑或灌水。那里是宽阔的海洋,自从发现网络这一平台,宝贝就爱上了。
  
  这是生活中的另一个天地,真实中混杂着各色虚拟,是个能让无数人同时发泄的地方。虚拟世界里,可以隐身,可以胡侃,还可以不顾身份地耍无赖。反正现实生活中没人能认出你来,也不怕难堪或者掉份。卸下种种伪装,大家争先展现着生活中隐藏的另一面,人的本性在此显露无遗。宝贝在网络上找到了寄托,网络里的世界让他很是满意。悠悠的意外出现打破了这片宁静。
  
  “悠悠的世界,来了悠悠的你,悠悠的,你我相遇。悠悠的醉,悠悠的爱,悠悠的恋……醉悠悠,爱悠悠,恨更悠悠。”这是天涯论坛上面悠悠醉爱的简介。宝贝当时被震惊了,这是其所见过的最是悠悠的简介了。
  
  悠悠在一家餐厅当收银员。每天都有充足的时间上网聊天、玩游戏。
  
  悠悠常说,“人,最大的幸福是找到自我。”她的作息时间一直没有定性,时而白班,时而中班,时而夜班。她说,自己过的是妓女般的生活,除了不卖身,没有别的不同——每天对着客人强颜欢笑,收钱时像侍女,迎客、送客就像坐台的小姐。这就是服务的真谛!我们在这里得到他人的服务,就得在别处服务他人。因此妓女也是服务员,还是最敬业的服务员。大家都是为人民币服务,顾客是上帝,上帝是人民币。每个职业都值得尊敬,只要他敬业。
  
  宝贝听完之后,惊为天人。对这位刚满十七岁,才来广州一年多的重庆女孩很是好奇。都说重庆的辣妹子很辣,果然悠悠继承了这一优良传统。
  
  悠悠说自己的初恋是献给了网络,准确地说是献给了网络那边的某一个男子。
  
  十五岁那年,悠悠偷偷离家出走。十五岁的青春期,悠悠已经出落成花季少女,水灵灵的一个。像老一辈人所说的那样——这些年改革开放,让这一代人过上了衣食充足的好日子。
  
  悠悠的父母在上海打工,说是在制衣厂上班,每月都会按时给悠悠和奶奶寄来生活费。她一直和奶奶生活,从有记忆开始。父母一年到头在外省打工,有时是两三年才回来探望一次。说是平时太忙,过年时车费又太贵,来来回回的花费能让她和奶奶过上半年的舒坦日子。
  
  小时候,悠悠对于“父母”这个概念很模糊,常常弄不明白“父母”是做什么用的。邻居家的许多玩伴和她的境况差不多,也是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陪伴,甚至有些不认得父母是谁,听大人们讲那是离婚了没回来。悠悠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有没有离婚,奶奶总说他们工作太忙没能回来。奶奶教悠悠好好念书,等长大了就能自己去找父母了。
  
  暑假的日子很难过。悠悠记得,上次妈妈回来是三年前,爸爸是在她过完十岁生日后离开了家,至今没回,也极少打电话回来。
  
  “下车的旅客们请注意,请带好各自的行李,排好队等候下车!”广播里的女高音把沉思中的悠悠拉回了现实。
  
  “喔,到啦!”悠悠自语。
  
  车票是上海的男网友寄来的,说是很想念悠悠,有机会想带她去爬东方明珠塔。这是悠悠的初恋,虽然嘴上不承认,心里边却甜如蜜糖。
  
  那个浑厚的声音,每当在耳边响起时,她总在想,这是怎样的上海男人?书上常说,上海的女人很精明,上海的男人很顾家。
  
  上海是个好地方,悠悠从不怀疑。一直充满好奇,想来看看这是个怎么样的城市,能让那么多的人抛妻弃子,义无反顾地一住就是好几年。
  
  青春的躁动令她有些不安,同时又暗自期待。“男朋友”、“异性”、“性”……这些字眼一直浮现脑海。这些知识老师没讲过,奶奶也不懂,对于远在另一方的父母,她更不敢提到这些,怕留下“坏孩子”的印象。这次过来之所以没让家人知道,是因为自己长大了。
  
  那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是上海男人来接她了。
  
  说到这里,悠悠低下了头,荧幕那边的她双手掩面。“这又何苦?”宝贝叹了叹气,“别说啦,知道心里不好受,还说!”
  
  悠悠抬起头对着视频呲了呲牙,立即打过一行字来,“小样,姐在给宝贝讲故事,宝贝乖乖哦,好好听着别打岔。”打完字,露出一脸轻松的笑容。
  
  那次上海之行,悠悠没再提起。不过,宝贝自己也能猜出个大概,结局无外乎几种:
  
  一.那个上海男人是个无赖,把人家上了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二.那人是个骗子,趁着老婆没在身边,骗骗纯情MM,见好就收;
  
  三.那混蛋是个性无能,等和MM见了面,上了床,他却落荒而逃了。
  
  宝贝无比邪恶地腹诽,丝毫没有解恨的意思。望着悠悠人见皆怜的面容,宝贝此时内心充满愤怒,觉得这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悠悠的声线非常柔美,犹如江南水乡里的涓涓细水,穿村过巷,流淌心田。认识悠悠之前,宝贝从没如此善于聆听过,更不会这样专注和主动。
  
  悠悠的网上生活无迹可寻,有时半个月不见,有时一整天都能在网上见着她的足迹。
  
  她是个爱讲故事的人,宝贝总能在论坛的角落里边翻找到几篇她写的文章。真实,感人,这是宝贝对她文章的评价。宝贝有时会把故事里的主人翁与悠悠相融合,很奇怪的想法,因为这样能显现得更真切一些。她不拘一格的谈话方式总能出人意料地引起别人的共鸣,有时扣人心弦,有时引人入胜。她无疑是优秀的写手,虚拟与现实都能灵活运用,汇成一篇篇故事展现于世人。宝贝一直好奇,是怎样的环境促成悠悠的入世风格。那么多的故事,哪一个是她的亲身经历,哪一个才是编造出来的?如此真实又多姿多彩,作为副版主的宝贝,自问没能讲得如此详细。故事里的事,似又不是,哪个是真,哪个才是故事?
  
  这个谜一样的女子用青春来谱写人生,把笑颜服务给大众,把情感寄托给网络,文字是其刀笔,刻在水晶杯里,当阳光照射时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即使短暂,也能灿烂整个心田。
  
  悠悠说不相信未来,也不再相信爱情,永远有多远?无穷尽也!思念会淡,时光会埋葬一切尘埃。
  
  宝贝想了想,发给悠悠一行文字:“等不到你来,轻叹声无奈;彼此的心田,相隔千里外;催促的梦断了弦,想时他不来,来时她不待,网络总是无奈!”
  
  悠悠道了声“珍重”,相约每年的平安夜互相祝福,道个平安。
  
  他们是在平安夜相遇、相识并相知。网络的便捷,让情感能通过电波走进千家万户。在这催情的时代里,总会有一方净土,留落在心田。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