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爱情故事网


RSS

当前位置: > 故事 > 校园爱情 > 失的蒲公英

失的蒲公英

来源:爱情故事 作者:dbo 时间:2008-01-02 08:00 点击:
    当我还在阴暗的角落里穿起我灰色的青布闪时,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子突然冲了进来。她的衣服很艳丽,给我这间灰色的房间里增添了无尽的光亮。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下就她将们推开,然后又关上,再转身,那时候她才看到屋里的我。
    她的脸上有慌张的神色。她对我笑笑,借你的房间用用,就一下。我不做声,算是应允。我的房间因为这个女子的出现而显现出生气。我对这个女子好奇,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
    大约一刻钟左右,这个女子看了看门外,放松了下来。她笑着对我说,我叫夭夭,刚刚我哥哥在找我,他又让我去读书。我看着她,她脸上有自若的神情,倒不觉得她这样闯入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别人会怎么想。看着她的样子,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掩饰不住的是美好的容颜。
    我说,你知道我是谁么?你怎么可以随便闯入一个陌生人的屋里。其实明明知道这样问很可笑,如果是自己逃难,也会这么做。只是当时没话说,但是又想和眼前这个女子说话。
    夭夭果然语塞。好一会儿,她说,你的门没关。
    这是真的,我没有关门的习惯,只是虚掩。想到这儿我笑了。她看到我笑,也跟着笑。那笑容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人得到了某种满足。
    然后我们一起说话。我告诉她,我叫天天。然后她笑,我也笑。我们的名字都这么相似,只是我的上面是一横,她的名字是一撇。
    夭夭说,她的父亲很严厉,总是逼着她念书,而母亲是个很安静的女人,有个哥哥很宠她。但是有一点,就是她哥哥总是逼着她念书。夭夭说我哥哥长得很英俊,英俊得有时候我想是他的爱人而非妹妹。我被夭夭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也觉得夭夭是个毫不设防的女子,一遇到自己信任的人,便什么话都说。
    我说的话很少,只是告诉她我一个人住了很久,很久都没有人闯入我的生活。
    那天夭夭和我说到傍晚,走的时候夭夭站在门口对着我笑。她黑色的衣服在夕阳下变得模糊。然后她说,天天以后我会来找你的。于是她的身影就消失在夕阳下。
    二
    夭夭走后我独自走到窗前,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天色已暗,我很饿,便去弄点东西吃。
    我已快二十岁。三年前我知道自己的身世。是一个道士,他牵着我来到山下,告诉我说,你是一只猫的化身,本来这一世你应该是一只狐的,但是上天捉弄,你成了人。而那只本是你来生的狐也变成了人。我一开始不相信,但是他居然将我的生辰八字父母亲的名字都说出来的时候我就不得不相信了。
    我问,我这一世是用来做什么的?
    他说,寻找你的所爱。本来猫是忌讳变成人的,因为不知如何与人相处。但是既然已成人,就要做人该做的一切。这是你的第九世,最后一世,你还剩三年的生命,赶快去找自己要的东西吧。然后他甩了甩手中须眉棍,离去。
    我从家里出来,带上盘缠装扮成男子的模样出现扬州的一个偏僻的地方,以文书的身份写文章买钱来维持生活。生活平淡而清贫。没有人知道我是女子,我只是按道士说的在这里等待我一生要遇的人。
    夭夭就是那天闯入我生活的第一个人。她没有识破我是女子。但是她对我毫无防范。仿佛什么都可以对我说。尽管我们只见了一面。
    我不知道夭夭是不是我生命中要出现的人,但是那天夭夭穿着亮红色出现在我屋里的样子我怎么也忘不了。
    我开始想念有个人可以陪伴,而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夭夭。
    三
    两天后夭夭来找我,我正在写字。轻轻的敲门,然后轻轻的叫天天。我诧异与她的懂礼。走到门边为她开门,依然是红色的衣服,有细碎的花纹刻在上面。
    我觉得奇怪,夭夭难道不怕人说闲话吗?一个女子穿着这样的衣服来这样有个偏僻的地方来找有个男子,她不是疯了吧。于是我便问她怎么又来找我,不怕哥哥骂吗?
    她的脸上有胜利的表情,天天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我来找你。至于我哥,他不会管我去哪里,只要他逼我读书,我就会走。我讨厌那些书,可是,她转过身对我笑,天天你读书和写字的样子就是很好看。
    我被她一说,脸红了。夭夭大笑,天天你脸红了,真是少见的男子。
    夭夭坐在我的屋子里就可以和我说上很久的话。她说她哥哥都已经而是二十一岁的人了,可是还未有过一个女孩。她说从小都不受母亲喜爱。因为她太好动且又很爱女孩家的小东西,像胭脂之类的东西呀,母亲很少去碰,然而夭夭就是喜欢这些。她说她哥哥是她在五岁的时候被爸爸带到家里的,而母亲对那件事并无异议,平静的接受了。哥哥与家里的人相处得很好。
    夭夭告诉我,在她哥十八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道士将哥哥叫到山下不知对他说了什么,哥哥回来后就好象变了一个人,不爱说话了。然后她叹息一声,人怎么说变就变呢?
    我听到这些,只被道士这个词给震住了。也是三年前,也是一个道士叫我下山,告诉我的身世,我便来到了这里。他告诉我寻找我的所爱,而如今,三年过去,夭夭是第一个闯入我生活的人,接着有告诉我一些奇怪事情的人。
    我忽然之间有想见她各个的冲动。于是我对夭夭说我要去拜访她的家人。夭夭很高兴,她说家里很久没有来客,父母亲也会很高兴的。
    我送走夭夭的那一夜,睁着眼睛在床上一宿未睡。
    四
    夭夭的家不大,但是给人充实感。夭夭带着我快乐地走进院子。夭夭说你等一下,我去叫我哥哥。
    不一会,一个穿着白衫的男子便出现在我眼前。男子实在是英俊的,浓眉,眼睛深黑,鼻梁高挺,头发扎起。我一看见他的眼睛就觉得熟悉,那是如同我自己一般闪烁不定没有安全感的眼睛。我向他作揖,他回礼。然后他说,公子请到家中饮茶,父母马上就到。
    我点点头,发现他看我的眼睛平静而具有洞察力。我不敢在那双眼睛上停留得太久,因为害怕自己的某些东西被穿透。
    来到夭夭的家中,他的父母都是好客之人,母亲是个安静的女人。夭夭的父亲向我介绍屋里的人。他指着夭夭的母亲说,这是我的妻子,然后指这夭夭的哥哥说,这是飞儿,我的儿子。我一一见过。坐下后夭夭的父亲向我询问了我的生活情况,而后又为夭夭的事向我致歉。一阵闲谈后我告辞。夭夭要送我,被他父亲拦住,转而向夭夭的哥哥,飞而你去送杨公子。
    于是我和阿飞同行。阿飞的话不多,脸上始终有淡定的神色。他轻声问我,你真叫天天?我说,是的公子。他说,就叫我阿飞吧。
    于是我叫他阿飞。他侧过脸对我笑,天天,其实我知道你是女孩身。
    我大吃一惊。你如何得知?
    从你的神情,神态,我一看便知。
    天地间好象忽然停止了运转。我低声恳求他,请不要告诉夭夭。
    他问,为何?
    因为我还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等待我生命中要出现的人。
    五
    道士再次来找我。他说,你找到你的所爱了吗?
    我说,没有,也许这个世界并不属于我,我注定一无所获地回去。
    不,道士说道,你所爱的人已经出现,但是你们现在都不知道。
    谁?
    阿飞,道士说。你们前世是一对非常相爱的猫,但是上天过错,你们阴错阳差地变成了人。
    你是何人?为何你知道得这么清楚?我忽然问。
    我?道士微微一笑,我乃是主宰你们因缘的人。你们这世本该在一起,但是现在出了个大问题。
    什么?
    是夭夭,就是那只狐。夭夭就是只你本来就变成的狐。她与你本来就是转换的人,然而现在,阿飞爱着夭夭。
    我一时震惊。怪不得,阿飞看我的眼神那么平静与淡定,都没有所谓的热情出现。但是,我问道士。为何夭夭自己不知?
    道士笑,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夭夭的寿命比你们要长,而且她爱的人是你。
    我浑身起了鸡皮。道士挥挥手。如今,你还剩三年的时间,而阿飞只有两年的时间。,一切姻缘。都看你们自己了。道士要走。
    我叫道,如何能让我回到过去与阿飞在一起的情形?
    道士说,只要你在他面前脱去男儿装换是女儿装,你们的前世今生都能想起了。说完他疾步而去。
    我站在那里,木然不知所向。
    六
    夭夭再次来找我,但是这次,她见到我后一时语塞。她问,小姐何人?
    我说,我是天天的未婚妻。
    夭夭的脸一时煞白。她结结巴巴地说,天天他人何在?
    我说,他上山去了,要很久才回来。请问小姐何人,找他何事?
    夭夭已经说不出话来。她的眼里溢满了泪水。我很想过去抱着她告诉她我就是天天,然而我只是看着她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屋子。
    也依旧是她红色的衣服,再次消失在我黯淡的屋子里。
    我明白,她已伤透了心。
    我不明白,上天为什么要让她爱上那个叫天天的“男子”?
    两天后,阿飞来找我。就在我们见到的一瞬间,我看他了他眼中的火焰,也从他的眼中看到我自己的眼中的火焰。天地间忽然变得明亮。我们在各自的眼里看到了各自的前世与今生。
    阿飞与我前世是很相爱的两只猫。我们最后一世都该是两只猫,然而因为转世时阿飞不小心看到了一只红色的狐,被那红色所吸引的阿飞延误了时辰,便成了人。而我,因为阿飞的那一眼,一气之下也跑了。因此我们都成了人。而那只狐,居然是夭夭。阿飞在九岁时看到夭夭的第一眼就逃脱不了爱她的宿命。阿飞与我一样,在十八岁时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而以为不想失去夭夭,他一直都未曾离开她的身边。
    我们恢复了常态。我说,你为什么要来见我。?
    因为夭夭,夭夭在家哭了两天,这两天她滴水未进。
    我的眼睛发涩。我无能为力,这是上天捉弄人,我不想将她伤害致深,我说道。
    不,你可以选择离开。阿飞居然说道。
    我无法相信,这就是我前世深爱的阿飞。他的眼睛依旧是我熟悉的眼睛,然而他的心早已被转世的红狐夭夭偷走。而那只红狐,爱是的居然是我。
    你已不爱我,我说。我们的时日都不多,为何你还是不愿意选择与我在一起?
    因为,我爱的是夭夭。天天,对不起,就算不娶,我也会陪伴她,一直到我死。
    我的心在那一瞬间碎身粉末。我抬起头看着阿飞,这个男子,我前世深爱的男子,我即将失去他,永远得失去他。
    为了他,为我夭夭,也为了我自己,我只能离开。
    我忽然后悔听了道士的话换上了女装。否则我便可以永远和我爱的人夭夭和阿飞在一起。然而道士也说得对,猫最忌讳变成人,成了人就不懂得怎么和人相处,不知道怎么爱人。
    我和阿飞本是前世的伴侣,然而最后一世,我们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我们注定分离,并且不能相爱。
    最后看到夭夭是在阿飞的陪同下,我们站在夭夭房间的窗户下。夭夭的脸苍白,依旧穿着红色的衣服。我的眼泪再次涌出。既而转身对阿飞说,好好照顾夭夭,还有你自己。阿飞点点头。我叫给他一个信封,让他给夭夭,里面只有一句话,夭夭,阿飞是真正爱你并且值得你去爱的人。
    没有让阿飞送,我独自下山。依旧是男儿装。
    道士在山下站着。他摇摇头,说,缘尽,情尽。
    我点点头。苍茫的天空飘起了很多即将死亡的蒲公英。它们仿佛在对着我微笑。我知道,这将是我第九世最后见到的最为美丽和凄凉的景色。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
上一篇:不如结婚吧